更新时间: 00.01

2017年11月18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怀念我的舅舅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02434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怀念我的舅舅

2017年10月24日

我有两个舅舅,叫李元富和李元瑞。前者对我印象深,小时我和他住在一起,由于我们住在外南梦属下的小镇,没有中学,他小学毕业就辍学,在商店里当个小伙计,虽然他学历不高,但非常好学,天资聪慧,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特别是在科技方面,他的知识较广,他喜欢买有科学技术含量的玩具,如小轮船、小火车,还有柯达小相机等,而且买了后,加以拆除,然后又让它恢复原状,心灵手巧,不会搞坏。在我7岁时,他教我摄影。他阅读的书籍一般是科技,其它书籍不屑一顾。记得小学三年级时,他经常讲关于科学家的故事,爱迪生、瓦特、斯文森等等,对我来说是耳熟能详,是小菜一碟,因此可以说,我这个舅舅是我的启蒙老师,可惜他走了,他生不逢时,生长在穷乡僻壤的地区,生活环境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他这一辈子只是一个极平凡的小商人。

送我到外南梦荷兰私人医院

我5岁时突然得了伤寒,体温持续高到40度,小镇没有医院,一定要到外南梦医院或诊所医治,病情严重,舅舅见状,二话不说,立刻抱我乘马车直奔外南梦。荷兰医生说,幸亏来得早,再晚两个小时,这小孩就没命了。

入院后,他一直在我床边坐着。这一晚他没有返回家里。那时,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蓝眼碧发的外国人,又好奇又惧怕,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由于他们脸上老挂着微笑,态度和蔼可亲,我就消除对他们的恐惧心态。

不知什么时候,舅舅在我睡觉时偷偷地溜走回家,我大哭一场,此时,护士给我很多玩具,哄我玩。过了数日病愈了,舅舅接我回家。

在我家举行婚礼

舅舅早婚,娶的是加里巴路(Kalibaru)的同乡人,前者长得英俊潇洒,后者是清秀俏丽,他们虽然不是自由恋爱,但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他们的婚礼既不是西式,也不是中式,因为它不设什么牧师主持婚礼,也没有什么拜天地,新娘蒙着面纱入洞房这一套。我只记得我充当男傧相,紧跟着新郎的后面。我不小心被婚纱绊着脚,差点跌倒,而闹成一场虚惊。

婚礼完毕后,便在大厅内设宴,来宾大部分是亲朋好友,还有当地的乡长、村长等人,由于他们是伊斯兰教信徒,专设没有猪肉(halal)的两桌。室外演出皮影戏(Wayang kulit)。当时的观众是当地的居民,印尼乐器声(Gamelan)响彻云霄,观众人山人海,几乎万人空巷,好一个热闹喧嚣的景象。我也度过不眠之夜,提着一个小板凳,聚精会神地观赏这一场皮影戏,其实我只不过是凑凑热闹而已,对其剧情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我认为皮影戏是印尼传统文化的国粹,它蕴藏着印尼民族的智慧与才艺,那悦耳动听的旋律,让人沉醉与迷恋,一旦着了迷,久久不愿离它而去。

爱吃我们家的饭菜

我们家有两个女仆人,其中之一,她擅长厨艺,什么印尼菜都会做,就连中国菜也不在话下。妈妈知道舅母做菜不太熟手,因为结婚前,她没有下过厨房,两手不沾阳春水,舅舅开玩笑地说,吃她做的菜,简直如同吃中药,难以下咽。因此,妈妈经常请他过来进餐,他对每一样菜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翘起大姆指。此事,他始终不敢对舅母说,因为怕伤了她的自尊心,他俩一年365天,实在极少发生口角。

舅舅一夜之间神经失常

舅舅一家有外祖母、舅母和两个儿子(即表弟),开的是布店,在乡间做生意很不容易,老顾客买布赊账,有时自己还得下去讨账,早出晚归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他骑自行车,约莫下午2时,路程不算近,回程时,车链出了毛病,要慢慢地骑才行。那时夜幕已垂,乡下路上无路灯,四周围黑沉沉,他生性胆小,不堪惊吓,自己有妙招,即吹口哨装胆,岂料一眨眼,一个黑影出现地眼前,大声吆喝“拿出钱来,否则没命。”原来这是匪徒拦路行劫。

他回到家时,已是深夜时分,从此之后,他神经错乱,经常独自念念有词,两眼发直,呆若木鸡。

舅舅是家中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遭此厄运后,全家人过着愁云惨雾,度日若年的日子。

十号法令雪上加霜

1959年十号法令的颁布,规定在县以下的华侨不准从事商业,即做生意,对舅舅一家而言是致命的打击,简直就是断绝了他们的活路。此时此刻,中国政府派船迎接一批又一批的难侨。那时国家正处于经济极度困难的境地,这说明了祖国对海外的孤儿伸出温暖的手,真是,亲妈不管孩子,谁来管呢?

不久,舅舅一家人上了船,回到祖国,回到妈妈的怀里。

祖国亲人热烈欢迎海外赤子

邮轮眼看就接近广州码头,掀入眼帘的是成千上万有祖国同胞敲锣打鼓,唱着《歌唱祖国》的歌曲,歌词一句句地拨动了双脚将踏上神州大地的海外赤子的心弦,心脏在快速地跳动,啊!祖国,我们的妈妈,我们终于来到你们身边,从今往后,我们不再受人欺凌、歧视和驱赶,我们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舅舅一家被分配到广西柳州华侨农场,由于国家仍处于困难时期,生活条件很差,但他们十分谅解,心里无怨无悔,坚信以后的生活将会越来越好,时间证明,事实就是这样。

1967年,我“串联”到西南地区,顺路到柳州去探望舅舅一家人,舅舅被分配当“牧牛人”,因为上级照顾他的健康状况,不适合干其他的工作,舅母在家当家庭主妇,表弟妹们都上学,唯一遗憾的是外祖母已驾鹤西归,永远离开我们。我在她的坟地鞠了三个躬。老人家自幼疼爱我,正是含在嘴里怕化,捏在手里怕碎。

记得我返回青岛时,舅母送给我一袋10公斤的大米,全家人含着眼泪在村头送行。感人之情至今历历在目,没齿难忘。

                                                 驻港记者 杨庆华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3,585 13,449
人民币 RMB 2,049 2,029
马币 MYR 3,263 3,228
新元 SGD 10,036 9,934
澳元 AUD 10,330 10,223
港元 HKD 1,739 1,722
欧元 EUR 16,058 15,892
英镑 GBP 17,989 17,803
日元 JPY(100) 12,086 11,963
Update : 2017年11月17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7年11月17日 584,716
2017年11月16日 584,716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1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