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4月25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到印度走一回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06129


首页  \  游记
电邮至 打印

到印度走一回

2018年2月2日

印度军队在去年六月至八月间,越境进入西藏洞朗地区,引发中印两国军队对峙的事件,在我们心里激起千层浪,愤慨之余也希望双方能理智处理,却不期然使我想起千禧年(2000年)春节期间,我和老伴及儿子去印度旅行的事。

那时是跟旅行团从香港经曼谷转飞新德里(New Delhi),第二天又乘飞机飞到克什米尔(Kashmir),中途在克什米尔南部的查谟(Jammu)降落,上落客之后再飞到首府斯利那加(Srinagar)。我们旅游团的当地导游是个英俊的印度青年,说一口还算标准的普通话,他自我介绍说是在新德里某大学的中文系毕业的。在去新德里机场的路上,他告诉我们去克什米尔,机场的安全检查会是十分严格的,让大家作好思想准备。

进入机场后,果然要经过三道安检,才能上飞机。检查的严格和仔细,是我到过许多地方遇到过的最严励的安检,我知道克什米尔有领土主权争议,检查严格是能理解的,但这里的检查,好像就把我们当着可疑分子那样对待,使我变得有些担心,难道那里很不安全?难道那里有许多反抗或暴力事件?怀着忐忑的心和疑问,我踏上了克什米尔的土地。

出了斯利那加的机场,映入眼帘的竟是似曾相识的地方,好像是我小时候在印度尼西亚见到的小城镇,给人朴素而又亲切的感觉,我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小城市了。

来迎接我们的不是惯常见到的大旅游车,而是好多辆老款式的小私家车,这些是这里的出租车(的士),应该是旅行社预先定好了的,导游把我们都安排上了车,车子就向我们的住宿地点驶去。

路上看见好几队全副武装的巡逻士兵,每队大约是六、七个人。联想到机场的严格安检,心里真有些担心这里不安全。第二天去景点游览时,也是昨天载我们的那位司机载我们,和他拉家常混得较为熟悉了,我就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军人巡逻?他说政府害怕他们,他们是伊斯兰教徒,政府不是!并对我们说,他们更喜欢巴基斯坦。他这么坦诚地把政治立场告诉我,也许是知道我们是游客,没有危险性吧?

我们在斯利那加不是住在星级酒店,而是住在很有特色及名气的斯利那加船屋,汽车把我们拉到湖边的马路旁停下,路边已经有许多人等着,大人是帮我们拿行李的,小孩子是看热闹的。一个约莫五十岁的男人帮我们带行李,两手各拖了一件行李箱,在众多小孩子的拥簇下,领我们穿过广场,来到湖边。湖边泊着一列的船屋,船尾向岸,船屋之间有堤坝,船屋就泊在堤坝边。我们走上堤坝,在船中间位置,经过踏板走进船屋里,看热闹的小孩到湖边就散去了。我们团友分住在好多艘船屋里,每艘船屋住四个人。刚才帮我们带行李的人,就是这艘船屋的负责人,我们戏称他为“船长”,他给我们安排房间,告诉我们再过半小时就有热水洗澡,然后就离开了,说是去给我们拿晚餐。

第一次接触船屋这种旅舍,很感新奇。船屋的进出口,是在船中间偏前的一道门,一入门是小饭厅,有个长方形小饭桌,再往前是较大一些的客厅,客厅前面还有小骑楼,已是船头了,从那里可以上落船到小艇上。从饭厅往后,靠船边有小走廊通到船尾。小走廊有五个门,依次是小厨房和三个房间,及船尾的厕所和洗澡房。我和老伴住在最后的大房,儿子和一位团友住中间房,船长住在最前的小房间。从窗口望出去,见堤坝边有人正在烧一个大锅,有一支铁管从大锅通向我们住的船屋的洗澡房,原来我们的洗澡热水是这样来的,虽然方法原始,但却提供了我们方便的洗澡热水。

我们四人轮流洗好澡后,到船头客厅坐下闲聊,望出窗外,我发觉我们的船屋停泊在相当宽阔的湖上,湖中长有些芦草,对岸不远就是山,是很高的山,后来听他们说是喀喇昆仑山脉,山脉的另一边应该是我国西藏。

“船长”在小厨房里弄热了我们的晚餐,晚餐是刚才他从岸上的厨房拿回来的,他在饭厅把饭菜摆好后,就请我们就坐。有些什么菜呢?十多年了,记不清楚,但肯定吃白米饭,并且不会忘记的是其中一道菜:咖哩羊肉。我吃过许多地方的咖哩,包括印度尼西亚丶马来西亚丶泰国丶印度,甚至日本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是觉得,在喀什米尔船屋吃的咖哩羊肉是最好吃的,所以印象深刻。在香港吃的印度咖哩羊肉,颜色偏红,而且辣。这船屋的是黄色的,不辣,香喷喷的没有羊肉臊味。一勺咖哩羊肉送到嘴边,咖哩的浓香已钻入鼻孔,到了嘴里,汁液还微热,甜咸适度,真可口。咀嚼起那块羊肉,肉质松软而有咬劲。大家边吃边赞,用咖哩汁伴饭吃,更是好吃,饭都多吃了两碗,真太美味了。

晚饭后在儿子的房里谈天,“船长”进来请我们到客厅,他说来了几个小贩,让我们看看,买不买东西都没问题,随意的。我们出去看见客厅里有四个男人盘腿坐在地上,他们前面摆了一些货品,有当地的衣服丶围巾丶雕刻品摆饰丶珠宝介指……。老伴选了两条围巾,我没有合意的东西,老伴对我说,他们也不容易,天这么冷还划小艇过来推销,叫我买一套睡衣。我们那一位团友,对宝石很有兴趣,买了一只介指。交易完成后,他们从船头爬下各自的艇子走了。

回到房间,“船长”已把我们房内暖炉里的木柴点燃了,暖和了许多,他对我们说,晚上火熄了,如果太冷可以叫醒他再烧木柴。后来半夜起来小便,炉火已熄,确实很冷,但不忍心打搅“船长”的美梦,钻进被窝又睡着了。

次日早起,从窗口望出去,天空中似乎飘着雪花,难道是下雪了?跑去船尾望岸上,地上果真白茫茫的,昨晚下了一夜雪呀!我们南方人难得有机会看下雪,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下雪,心里还是很兴奋的。于是跑到岸上踩雪;双手掬起白雪细看,揉搓,擦到脸上;又去拿相机拍照。一不小心,我滑倒坐在雪地上,连忙爬起来,竟马上又滑倒,接连滑倒三次,儿子扶住我才站稳,虽然如此,心情还是很靓丽的……

在斯利那加我们去了哪些地方?十多年了,实在记不很清楚。通过看照片,还有和老伴及儿子谈论和回忆,唤回了不少记忆,大概去了以下几个地方。

导游带我们去参观了一座印度教庙宇,应该是在商羯罗查尔雅山 (Shankaracharya Hill) 上,要走上二百多级的台阶,在上面可以望到斯利那加市区,记得上去前还要通过安检。回程时去了离那里不远的一处山边大花园,据说是过去王公的花园。

我们还去了一座很大的清真寺,那时不是礼拜念经时间,我们可以进去参观,进去必须脱鞋,里面就是礼拜的地方,空荡荡的。清真寺附近有一条较热闹的街道,有许多商店,当然不是名牌店,是卖日常用品、土产、食物、零食等的小店。我们买了一点糖果类的零食尝尝,和当地人接触,觉得他们都很友善。

导游还安排我们坐小艇游湖,由我们的船屋的船头下艇,有专人划艇,因为天气冷,又有些风,在艇上感觉很冷,游湖兴致大减,游了一下我们就要求回去了。

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乘搭共公汽车进山里的滑雪场,我们不会滑雪,只是看看而已。那里也可以坐雪橇,是人力拉的,有团友坐了,拉到半途,拉夫说很辛苦,要额外加钱。辛苦确实是辛苦,但半路加价,就太没合约精神了。

接下来导游带我们去地毡厂,应该说是地毡作坊更恰当,因为是木制的旧式机器和手工制作,规模也不大,几台机罢了,但是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知道地毡是这样织成的。隔邻的房屋是供游客购物的商店,从外表看不出是商店,导游带我们进屋里才见到许多商品。有大小规格的地毡,还有厚薄不同的围巾,也有丝巾、衣物、皮衣、工艺品等。导游说地毡的质量很好,价钱公道,因为地毡作坊就是这商店老板的。还说我们住的船屋也是这老板的,他是当地的大财主。

我们的团友中,有一对中年夫妇对那里的地毡很感兴趣,研究和讨论了好久,导游也参加了意见,终于买了大小两幅,原来店家会打包寄到香港,包妥当。我老伴买了几条丝巾作手信,我儿子买了一双皮手套,其他团友各有所获,宾主皆欢喜。(待续)

黄梅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3,957 13,819
人民币 RMB 2,213 2,191
马币 MYR 3,571 3,533
新元 SGD 10,540 10,432
澳元 AUD 10,587 10,478
港元 HKD 1,778 1,760
欧元 EUR 17,063 16,893
英镑 GBP 19,513 19,313
日元 JPY(100) 12,822 12,694
Update : 2018年4月25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4月25日 618,010
2018年4月24日 614,98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0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