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6月22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译文】危机后的制造业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09034


电邮至 打印

【译文】危机后的制造业

2018年4月10日

今年,我国迎接改革20周年,它象征了摧毁经济基础的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结束。

今天我国的经济处在稳定的状态。通胀率受到控制,去年是3.6%,与中央银行的预测是相近的。外汇储备1320亿美元,是历年来最高的。综合股价指数已经达到6300到6500点之间。债务数量虽然增加,但是比例仍然维持在29.2%,比政府规定的门槛上限——国内生产总值的60%还相差很远。

如今,我国也记录了投资领域一些业绩。诸如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oody’s)、日本评级机构(JCR)、日本评级与投资信息公司(R&I)、标准与普尔(S&P)和惠誉(Fitch)连续地给予我国适合投资的评级。经商便利度排名从第120位提高到第72位。《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最新报告显示,我国是适合投资国家排名第二位,超过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我国也已经进入了经济规模1万亿美元国家队伍。《世界经济论坛》预测,2017年至2019年三年,我国将成为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第五大国家。而从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来看,目前我国排名世界第8位,预测到2050年,可能升至第8位。

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我国经济不能快速增长?至今,我国经济增长是停滞不前且趋向下降。在尤多约诺-布迪约诺政府时期停滞在6%水平,目前佐科维-尤淑夫•卡拉政府时期停滞在5%水平。而东盟发展中国家比如越南和菲律宾却增长率在6%以上。我国经济处在自然增长状况,它还不是高收入的国家模式。

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今天政府为何不能重复新秩序时期制造业领域的光辉业绩。需知,制造业领域是对国家经济贡献最大的领域。可惜的是,今天这个领域的业绩远不如新秩序时期。所以不奇怪,经济增长不能像30多年前的新秩序时期那样快速,平均每年经济增长达7%。

制造业业绩下降

看到今天的制造业增长和新秩序时期是有明显的差距。中央统计局2004年的数据指出,危机后达到最高的增长率6.83%(在国民经济增长5.03%以上),制造业增长率在接着几年下滑到4.6%,在国民经济增长5.69%之下。至今,制造业业绩没有超过国民经济增长。

制造业业绩在经济增长以下,不仅未能拉高国内经济,对国内经济的贡献也更少。这就叫做去工业化。自危机后,从2001年制造业的发展持续下降。当时,制造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历史上最高,达29.05%。今天,制造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下滑到只有20.16%。

较其他制造业对经济的贡献更小的东南亚国家,我国去工业化的速度更快。世界银行数据指出,我国工业对2009年-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平均下降3.6%,而泰国在工业方面的贡献在我国之上,只下降1.4%;而比我国制造业的贡献更低的马来西亚,下降也在我国之下,只有2.4%。

去工业化确实出现在几个国家,但是,我国危机过后的去工业化现象应属于过早的去工业化。这意味着,我国制造业不能取得像其他工业国在去工业化浪潮之前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0%以上。

有两件事能够形容这是严峻的问题。首先,制造业吸收劳动力的能力。制造业领域在几个国家被证实是比其他领域,更能够吸收劳动力。但是,当农业领域劳动力的贡献每年下降时,制造业只有14.1%的贡献。我国商业(23.3%)和社会服务(16.9%)反而成为吸收劳动力最多的行业。

去工业化导致这个领域吸收劳动力的能力下降。后危机时期,工业领域每年平均增加劳动力71,190人,而商业领域每年增加的劳动力是该数目的两倍,达到144,497人,社会服务行业每年增加122,890人。

其次,社会长期感受到多层效应减少。其实,比起服务行业,制造业具有的多层效应远为更大,从工业领域运行内部能够满足国内的需要和通过输出满足国外的需要,通过创造其辅助工业的就业岗位吸收劳动力,直到提高国家和地方收入。

有计划的再工业化

我国需要走出太依赖自然资源作为工业原料的舒适区域,转到目前世界有更大增值和需要的工业。马来西亚在危机之后发展以技术为基础的工业,比如半导体和其他电子设备。马来西亚国产Proton汽车也是在危机后诞生的。当时马来西亚进行的,目前由越南复制,它以发展电子设备产品为输出目标,代替进口货。结果是目前世界著名的半导体工厂涌入越南,把产品推销到全球。今天越南能够掌控全球半导体生产链环。

再工业化需要继续回荡。尤其在危机20年后,我国的工业还没有像新秩序时期有重大成就。在2015年至2019年的国家中期建设计划中,2019年制造业要对经济的贡献达到21.6%指标。这意味着再工业化已经成为佐科维政府的最初指标。

但是,我国仍然发展缺乏战略意义的工业。在工资愈加昂贵和工业自动化中,发展劳工密集工业不是对克服工业复杂问题的一个回答。未来我国需要发展以技术为基础的制造业或目前世界需要的调研密集型工业。如果没有能力开始发展,可以仿效马来西亚和越南进行的通过代替进口为基础的输出的工业自由化。这一切为了在未来时期实现更快速的制造业增长。

 

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所(INDEF)研究员Andry Satrio Nugroho

《罗盘报》2018/4/4, 一方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160 14,020
人民币 RMB 2,188 2,166
马币 MYR 3,533 3,495
新元 SGD 10,418 10,313
澳元 AUD 10,451 10,343
港元 HKD 1,804 1,787
欧元 EUR 16,391 16,226
英镑 GBP 18,652 18,461
日元 JPY(100) 12,807 12,677
Update : 2018年6月21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6月21日 601,860
2018年6月11日 613,97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0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