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8月15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触目惊心的新加坡“华文文艺的末路”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2720


首页  \  侨讯
电邮至 打印

触目惊心的新加坡“华文文艺的末路”

2018年7月23日

翻开7月21日《国际日报》寒川组稿新加坡篇——《东盟文艺》第333期,赫然一个醒目的标题“华文文艺的末路”,大大触动了笔者的心。文章是由新加坡著名作家莫河撰写。莫河在新加坡华文文坛是个举足轻重的前辈作家,个人著作甚丰,善写散文与小说。他是新加坡琼崖联谊会海南作家作品研究室负责人,对保存征集海南作家作品做了不懈的努力,立下汗马功劳,为此主编的著作有《海南文学之梦》、《已故琼籍作家合集》、《新马台海南作家作品选集》、《海南民谣俚语》等。可以说他是新加坡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华文坛的领军人物之一。

如今莫河竟然为新加坡的华文前景发出可悲的哀叹,深深为之痛心疾首,他在“华文文艺的末路”里感慨不安地写道:

“时至今日,由于教育政策的剧变,英文为一,华文为二,华文作品读者锐减,影响深远。没有书商考虑要出版华文著作,开书店不但是血本无归,甚至倾家荡产,一谈起出版华文著作,人人都‘谈虎色变’,还是避之为吉也!华文文艺的未来,是不容乐观的,硬着头皮。坚持地说,华文文艺前景是乐观的,有前途的,是‘井底蛙’,眸子被‘尿’蒙住双眼,瞧不见社会进展变迁之一般,这是昧着良心说瞎话,也许还在睡梦里说痴话呢……华文文艺穷途末路,是没有人有能力力挽狂澜,起死回生的!华文文艺的春天,只能够在睡梦里寻觅了。是的,往事只能回味了。”

多么令人触目惊心的哀叹啊!那曾经在东盟国家里盛极一时的新加坡华文文坛与华文文艺,缘何竟会让莫河老作家发出如此悲观的哀叹的呢?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苏岛一带,尤其是廖属群岛的华人,几乎每天都会收听新加坡国际广播电台的节目,如华语新闻、话剧、地方戏剧与文学作品的广播等,每天还有广东话、海南话、福建话、潮州话、客家话的方言广播。天天播放的华语流行歌曲与地方戏剧,使我们从小都能耳熟能详,铭记心里。可以说新加坡国际华语广播电台,对苏岛华人的影响是深远的,这一点老一辈华人都会首肯认同。当时新加坡的“南洋大学”,是东南亚唯一的一所华文高等学府,许多印尼华人子弟都会到新加坡留学,学习华文。此时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华文文学的创作水准,更是亚细安国家里公认的处于数一数二巅峰期。

可是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后,不久就听说李光耀政权把“南洋大学”封闭,合并入“新加坡大学”里,以英语教学为主,华文降为其次,甚至逐步被边缘化了。再不久,连新加坡华语国际广播电台也被当局勒令停播了,从此华语广播成了绝响。这个时候,也正当印尼苏哈托军人政权上台,全面实施封禁华文的排华政策。笔者还清楚记得,在新加坡国际广播电台停播之前,广播电台当局还曾与新加坡武吉知马琼崖联谊会,共同举办了四届国际华文散文创作比赛,并把获奖作品在电台里广播。当时笔者以《清明时雨落失魂》、夏之云以《父亲与瓷花碗》、周福源(于尔凡)的《书》、庄淑贞的《面》等印尼写作者,参加了第三届的国际散文比赛,并都获得优胜奖。新加坡作家寒川与李成利,还特地驾临峇厘岛为笔者和夏之云颁发奖状与奖金,莫河作家也把获奖作品主编结集成《国际华文散文创作比赛总集》,并特珍重邮寄送给了我们。同时还向我们征集印尼海南作家作品, 笔者是海南人,当时也着手收集了莫名妙、阿蕉、张运秉等海南作家的作品,寄到新加坡海南作家作品研究室去。这个时候,正是新加坡华文文坛的鼎盛期。

可是不堪回首啊!笔者把印尼海南作家作品寄出去以后,却久久不见下文,没有被结集成书,未知何故?心里颇感纳闷。如今看到莫河的“华文文艺的末路”,才恍然大悟,原来新加坡那时正面临着华文被严重边缘化的可悲现状,出版华文书籍已变成“谈虎色变”、“血本无归”的窘境,“往事不能回味”,只能在“睡梦里寻觅”了!在李家父子政权亲西方、边缘化、不重视华文教学的政策打压下,华文的发展空间被人为缩小,终于使得新加坡的华文教学陷入全面式微,以至于不幸出现“华文文艺的末路”了。莫河作家的痛心哀叹,不正道出了许许多多新加坡老一辈华人无奈的内心悲哀的吗?

对比于新加坡,我们印尼算是幸运多了。自从印尼民主开放后,印尼华人获得较为宽松的政治环境,华文华语解禁了,三语学校、华文报纷纷创办起来,印尼华文写作者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表作品的空间,许多华文报都增设副刊版,文学作品喜见报端,文友们也纷纷集文成书,好多企业家也热心赞助文友们出书,形成了印华文学难得的兴起复苏期。另一方面,印华文艺也开始蓬勃发展起来,各地的文艺团体与三语学校,如雨后春笋般成立,印华作协、各地的文学团体及三语学校,还有众多的华人寺庙,年年都举办春节或中秋联欢和庙会表演,华族传统文艺节目多姿多彩,华语对白的歌舞话剧,以及华语歌唱比赛,舞龙舞狮,在各地公开献演,比比皆是,形成了一个华文文艺亮丽的春天。

但也不可否认,一些所谓的三语学校,所注重的只是英文而非华文教学,华文被人为摆在次要的边缘地位,造成“学与教”都乏善可呈,可有可无,“三语学校”成为徒有其名,华文教学只停留在原地踏步,谈不上整体教学的提高。此一可悲的事实偏差,实应予以改变。新加坡不重视华文教育引发的“恶果”后遗症,是必须引起有关的印尼三语学校,领导当局三思反省,如若没有摆正华文为主的教学地位,重英不重华,华文水准永远难于突破瓶颈,难于相应提高。

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必须客观公正地看到,事实上还有好一些三语学校的华文教学水准是一流的,例如棉兰的亚洲国际学院(简称亚院)、崇文三语中小学、新培英三语学校等,其华文教学水准是足可称道的,尤其是“亚院”,那里学生的毕业论文,都能以华文书写,也都能达到标准的可喜水平。因此“亚院”能够够成功培养了无数的本土化华文人才,提供给了各地所需的华文师资需要。这一点,我们确实应该竖起大拇指向苏用发、黄两承创办与主持的“亚院”点赞,他们确实办得好,树立了印尼华文教学的优良典范!

各地的三语学校理应虚心借鉴“亚院”的成功经验,避免重蹈新加坡把华文教学边缘化,造成“华文文艺末路”的可悲恶果,深信印尼的华文教学,必能恢复以往的教学辉煌,迎来一个印度尼西亚华文教学的灿烂春天。

意如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698 14,552
人民币 RMB 2,139 2,118
马币 MYR 3,589 3,551
新元 SGD 10,691 10,582
澳元 AUD 10,700 10,586
港元 HKD 1,872 1,853
欧元 EUR 16,773 16,603
英镑 GBP 18,770 18,578
日元 JPY(100) 13,267 13,134
Update : 2018年8月14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8月14日 597,220
2018年8月13日 598,23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1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