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10月19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新中创办初期历史资料 (二) 新中,是这样扶持长大的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3407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新中创办初期历史资料 (二) 新中,是这样扶持长大的

黄复明

2018年8月8日

作者和文章简介:黄复明先生(1909-1995),1934年8月4日,励志中学与华侨中学合并成立新华中学,不到三个月,同年11月两校分离后,曾与泗水几位商界老友组织新中董事会,曾任新中后第一届董事会中文秘书。他是新中初创时期学校的演变发展过程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晚年他将亲身经历的那段经历撰写成文:《新中,是这样扶持长大的》。无疑,这是研究新中初创时期的极为珍贵的原始校史资料,也是研究早期华侨教育的珍贵史料。

1997年6月,天津新中校友会收到原新中校长何希銮此文章原稿的复印件,随后将其全文刊登在1997年7月第6期《新中校史信息》上。由于受当时条件的限制,《新中校史信息》主要在中国国内新中校友内部发行,所以海外极少有人看到此文。该文记录极为细腻,篇幅较长。为突出主题,便于阅读,笔者在尊重原文章的主导思想及其重要情节的情况下,将原文与主题关系不大的部分删去,并作了整合、精简和摘录。

2001年笔者曾以《艰难曲折的创校历程》为题浅析《新中,是这样扶持长大的》刊登在《香港泗水新中校友会成立五周年特刊》上。

本文整理后于2011年曾经黄复明先生令弟黄攸明老师和新中战前校友吴德疆老师审阅。吴德疆老师并为本文一些用词做了注释。当时笔者已对两位老师深表谢意。吴德疆和黄攸明老师已先后离去,笔者顺此表示深切怀念,并铭记他们为新中校史的整理做出的贡献。

(一)

1934年间,印尼爪哇泗水这个城市,华侨还是稀少。华文书店只有一家,华侨创立的中学只有两家。这两间中学:一间叫华侨中学,一间叫励志中学。两间中学,学生人数合计只有二百名左右,每间中学,学生不超过一百名。因此,两家都在惨淡维持之下过日子,都有岌岌关门的危机。两家学生的家长,都在为自己的子、弟、侄求学的前途忧虑。就在这时,励志中学的学生家长,有的就想到两校合并的办法,可以节省经费,使泗水这唯有的华人办的中学能够维持下去,继续存在,不致华侨子侄失学。这两位励志中学学生的家长:一位是曾国治,一位是徐崇礼。

曾国治是泗水荣南有限公司(简称“荣南”)的总经理。荣南是专营五谷生意的。如大米、砂糖、面粉等。常向暹罗、西贡、香港、上海等地采办,顾客除泗水“亚弄”(Warong)小商外,马都拉岛的阿拉伯商人也常有的。因为荣南业务的关系,在人事上就预伏了泗水新华中学后来经济基础稳定的因素。

徐崇礼是专做米粮买卖的经纪人(注:1)。当时的经纪人,在商场的地位是相当高的,是当时荷兰殖民政府认为,是五谷商人发生买卖纠纷时的公证人。他的地位,等于大商行的经理。  

徐崇礼、曾国治,两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华人,两个人自幼就一同玩耍,是总角交(注:2)。曾国治曾往新加坡进英文学校,所以会说英国话,也懂得英文。曾和徐都会说闽南话,徐略懂华文,曾却不懂华文,连自己姓名也不会用华文写出。但,这两人的祖国观念浓厚,所以都把子女送到华文学校-励志中学读书。

(二)

徐因是经纪商(注:1),常到各大粮食商行走动,招徕生意。徐自幼即与曾国治交游,因此,更常到荣南谈生意,而且差不多每天中午在荣南进膳。

徐就常跟曾国治谈论两校合并的事。在饭桌上,荣南财副(注:3)黄复明有时也参加说一两句,说:合并须双方都公平不偏,才能进行顺利。例如双方原有校名都要放弃,改用新名;校舍也是这样,租用新校址,这样一来,才不致发生争执。

就这样,曾国治出任召集,呼吁华中、励志进行合并。果然双方同意。华中和励志,各放弃原有校名,新合并的中学,名叫新华中学;校舍也改租新址,在Kaliondo街。合并成功了,泗水新华中学产生了。董事长是曾国治。引起东爪哇华侨社会的重大注意。

那知好梦不长,由华中、励志两家合并的新华中学,产生才几个月,分裂了。原是华中的学生,都不声不响地不来上课了。不久之后,华侨中学的旧招牌又在华中的原址挂上了,又上课了。

新华中学的学生呢,照常来上课,都是原励志中学的学生们。本来,这新生的新华中学,经济力量还不充裕,经这风波,一月又一月,经济渐显支绌了。学生人数突然减少一半,每月学费收入,也减少了约一半。董事们开始还勉强支持,负责财政的董事,初次要掏腰包了。渐渐地财政的职务无人要担任。董事主席曾国治,只好负起掏腰包的责任。几个月后,连主席曾国治,也不声不响地溜走了,对学校来个不理不睬,不闻不问。这时,急煞了董事之一的徐崇礼,天天向曾国治吵着,要他再出面。 ......

本来,徐崇礼是天天在荣南进午膳的。一见曾国治,就好言好语劝曾国治出来,继续负责新中。可是,曾国治一直不肯。一天一天过去,徐跟曾越谈越激烈。最后,曾国治总是一句话也不开口,缄口默默地,任由徐崇礼去吵。

有一天,徐跟曾谈生意后,就再谈到新中,曾又再默默不开口。徐问曾说:“你到底怎么样?这么虎头鼠尾!”徐在对曾奈何不得的最后一刻,就突然问曾:“你既然不肯再负责,叫你的财副先(注:2)出来跟我走怎么样?”曾说:“这是他的事,他如肯跟你去跑一场,你就叫他去吧。”徐一听到曾的话,马上站起来,三步走到书记(注:3)室的门外,喊道:“喂!财副先,你的头家(注:4)做事这么有头没有尾巴,他不干,我们一起去干吧!来,我们一同去走!”

(三)

从这一天起, 徐崇礼每一天总是到荣南商行等黄复明,一起去找学生的家长们,讨论新中问题。家长们的意见都是一样,要把新中维持下去。大家的意见,先来个召开家长会。

临时家长大会召开了。全校学生,其实已是清一色励志中学的学生,仅有近一百名。每位学生家长的子、弟、侄,一、二名,三、四名不等,所以学生家长们也只有几十位。家长会议召开时,出席近四十人,差不多家长们都出席了。

会议开得很顺利!首先,徐崇礼推举陈厥宝为临时会议主席,都无异议。陈厥宝,《泗水日报》(Pewarta)的编辑,学生家长之一,是土生土长的侨生,略懂三几句闽南话。临时家长会议就由陈厥宝主持。会议一致表示,新中必须维持下去。议决(会议决定)先组织董事会,学校经费问题,先由家长们自动负担月捐,第二步由董事们负责向外寻找赞助人,负责月捐。

组织董事会,当场由陈厥宝推举家长之一邓思华为第一届董事会主席,众无异议,通过。接着,徐崇礼推举黄复明为秘书,邓思华立即喊:“附议。”陈厥宝也接着说:“附议。”徐崇礼又推举蔣沧浪,也是满票通过。接着,徐崇礼以及几位家长也被推举为董事。临时家长会议,就这样顺利而又迅速地成功结束了,时间只有一个多钟头而已。

家长会议结束后,在会场上立即举行董事会议。主席邓思华(注:5)是当时荷印殖民政府东爪 哇警署的通译(3)。因此,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首先讨论立案(申请注册)问题。决议由主席邓思华负责,向他的上司呈报立案。关于家长们自动认捐事,议决由财政蔣沧浪负责。这时,徐崇礼自动表示,他本人可以负责走动,告知家长们。蔣沧浪呢,是利新饼干厂张寿侯(台湾籍)的外甥,现任该饼干厂的经理。向外界劝募,寻找赞助人承担月捐事,徐崇礼、黄复明、邓思华、陈厥宝,当场自动担任之。董事会议第一次会议,宣告结束。

(四)

从第一次董事会议后,徐崇礼又是天天到荣南等待黄复明工作完毕后,一同出门去招募月捐。至于公休日,大家都不办公,徐崇礼也不来荣南。但却改由邓思华以电话约黄复明一同出门去筹集月捐。

当时,泗水全市粮食杂货小店-哇弄店(Warong),有三千多家。其中有一千多家是荣南商行的顾客,多跟黄复明熟识。在新中产生以前,1933-1934年间,荣南公司的职员们曾经组织了一个娱乐团体,名叫“华侨互助社”,参加的社员几乎包括泗水全市哇弄店主们。因此,泗水这些哇弄店主几乎都跟黄复明熟悉。这次徐崇礼、黄复明共同出发寻找赞助新中的,多数是以哇弄店主做对象。所以又快又顺利。邓思华偕同黄复明出发寻找月捐的对象,也是当日“华侨互助社”的社员-哇弄店主以及大商行的主人。因此,不久之后,新中的经费,已告不致恐慌了。 

当时,新中的老师何希銮,是玉融公会《玉融周报》的主编。何希銮在玉融公会是有声望的。玉融公会的会员很多是商场巨商。新中为了使经费充裕,有天公休日,邓思华又约徐崇礼、黄复明,一同到何希銮寓所找何希銮。何希銮立即答应,要代表董事会向玉融公会同乡劝认月捐。这么一来,不到一年,1935年,新中的经济基础已告稳定了。

当时南洋华侨社会的风气,学校的董事像老板,教员是吃薪的,等于店员。新中当时的校长是俞民新,负责记账的是卜侃吾。因邓思华吩咐,一切向秘书报告就够了。因此,俞民新、卜侃吾等,也因此三天两天大清早,必须到秘书黄复明处,报告学校收支,以及应有的设备。为此,秘书黄复明觉得董事不应干预校政,就在一次董事会议上提出董政应与校政分开,董事不应干预校政。当场大家表示同意,遂议决该校校政由校长俞民新自己处理。后来,俞民新又邀卜侃吾、陈庸中二人协助。又,何希銮老师原是属于董事代表。校政就在何希銮、俞民新、卜侃吾、陈庸中合作之下展开了。

不久,黄复明忽患肠炎病,据西医诊断后言,至少要卧床四个月,方可下床行动、西医郑子尧,以探友名义到黄复明家探病,并对黄复明的爸爸露出有意参加社会活动、黄复明遂把此意告诉徐崇礼,把秘书职位让给郑子尧医生,董事会赞同。郑子尧医生任秘书后,一切进行顺利。第二届董事会改选,郑医生任第二届董事会主席 。   

注释 :

(1)经纪人-Makelar,与经纪商、中介人同义,是促成买卖双方成交大宗交易的中间人。当时,受荷印殖民政府承认的中介人,有资格作为大宗买卖的公证人,届时,如发生交易纠纷,由经纪人作为公证人予以判断.经纪人判决之后,如不履行,一上法庭,常是照经纪商原来的判决。当日的经纪人,在商场上地位很高。

(2)总角交-“总”,聚而束之也;束发也,垂后为饰。“总角”,总以其发,以为两角,乃男女未冠笄(ji)之服。古代未成年人,把头发扎成髻,借指幼年。“总角交”,即“总角之交” 。指童年就相识的好朋友。(黄攸明先生注释)

(3)财 副-闽南话词汇,发“栽户”(汉语拼音:zaihu)音。与“财副先” 、“书力记”同义。即商号账房兼文书,地位仅次于经理,是老板的左右手。

(4)头 家-闽南话词汇,发“掏给”(汉语拼音:taogei)音。即老板。

(5)邓思华-1934年,他以新中学生家长的名义,参加组织董事 会。当时,他是荷印殖民政 府泗水总警署的翻译员。二战结束,荷兰殖民政府卷土重来,他被提升为警署政治部主任。两次逮捕民主进步人士,都是他率领军警,破门入户抓人的。那时,他早就不是新中董事会成员。

陈尔励 整理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5,297 15,145
人民币 RMB 2,204 2,182
马币 MYR 3,679 3,638
新元 SGD 11,083 10,971
澳元 AUD 10,868 10,759
港元 HKD 1,951 1,931
欧元 EUR 17,528 17,353
英镑 GBP 19,921 19,721
日元 JPY(100) 13,610 13,474
Update : 2018年10月19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10月19日 626,480
2018年10月18日 624,47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3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