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10月19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好人一生平安 - (万隆)林万里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3448


首页  \  副刊
电邮至 打印

好人一生平安 - (万隆)林万里

2018年8月9日

给《香港文学》投稿人中,我可算是比较亲近刘以鬯先生的人。东瑞在我的小说集《托你的福》的序文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1990年林万里在新加坡出版《结婚季节》,世界华文文学界崇敬的、香港文学泰斗、‘第一把交椅’刘以鬯先生为该书写序,当即引起我的重视。当时和万里兄仍未熟稔,而刘先生不轻易为他人写序的习性是众所周知的:除非视对方为好朋友,更重要的是受序人的文学成就有值得一谈之处。”

刘以鬯先生给我写序,对我的厚爱,我是感激不尽。现在我谈一下事情的经过。

1990年新加坡寒川兄要帮我在新加坡出书。书稿都弄清楚后,只差一篇序言。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刘以鬯先生。刘先生的答复很简单一句话:“你先把书稿给我看,然后才决定。”这样一句简单的话也让我高兴,心里想不拒绝就有希望。不久就收到刘先生的信。拆开一看是一封信夹着一篇手写的序言稿。我太高兴了。短信是这样写:

万里先生:

勉成短文一则,附呈,未知合用否?

   匆匆敬颂

    著安       刘以鬯199046

 

不久,我又收到刘先生的来信。才知道这篇序言投给上海《文学报》发表。信这样写:

林先生:

上海《文学报》第490期(1990816日)刊出我写的《林万里短篇小说集》序,附奉影印二纸,乞察收。

匆匆即颂

著安                  刘以鬯   828

 

这些信和手写序稿,我当宝贝收藏起来。至今已珍藏28年了(序稿和信影印附上)。

序言文字不长,就抄录下来:

 

 《香港文学》社长刘以鬯

一九八六年,林万里将耶谷•苏玛爾卓(JACOB SOMARDJO)谈早期印尼华人文学的文章译成中文,交给《香港文学》发表,使这些久埋土中的史实再一次在华文世界发芽。《香港文学》是我在一九八五年一月创刊的纯文学杂志,企图发挥香港的桥梁作用,将华文文学当作有机的整体来推动。杂志出版后,这一个构思很快得到各地华文文学工作者的认同。但在组稿时,印尼的反应与我的理想有很大的距离。在最初的一年半中,以推动华文文学为己任的《香港文学》没有登过一篇研究印尼华文文学的文章。林万里在一九八六年寄来的几篇译文,填补了《香港文学》在这方面的空白。

起先,我以为林万里只是一位钻研印尼华人文学发展史的学者;后来,他寄来了《金龙鱼》、《结婚季节》、《托你的福》等,使我知道他不但是一位文学翻译家,而且也是一位喜欢用短篇小说这种体裁进行创作的作家。他有一支两头利的笔。

他的小说,以现阶段印尼华人社会为背景,用平实的文字勾勒生活面貌,清新自然,有地方色彩,也有本土意识。短篇小说最重要的规律就是简洁,林万里的短篇小说没有空泛的言词。

这本集子共收短篇小说十二篇,数量不算多,由于每一篇都能展现印尼华人社会生活的真实,在华文文学交流方面,必会产生作用。印度尼西亚的华文文学是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发展的,林万里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应该受到赞扬。

一九九〇年四月六日

 

现在谈一下我认识刘以鬯先生的经过。

1986年年中,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回到万隆探亲的香港文学评论家、诗评家璧华先生。当他知道我早年曾摇过笔杆,因政局变化而辍笔。他跟我要了早年写的一些东西。我把复印本送给他。没想到他看了以后,特地找我谈谈写作的事。鼓励我一定要我重新提笔。认为我有写小说的天分。谆谆嘱咐,写好了寄给他。由他安排推荐给香港的刊物发表。

不久好消息就来了,19869月号第21期的《香港文学》第一次刊登我的译稿《一个来自中国的故事》。刊出第一篇之后,马不停蹄接着再刊出两篇:《通俗马来由文学的黄金时代》和《十九世纪中叶椰加达生活素描》。到了年底12月号第24期,《香港文学》第一次刊登我的一篇短篇小说《金龙鱼》。过了年以后,接着又发表了两篇短篇小说:《结婚季节》和《托你的福》。这样就开始了投稿联系。

由璧华兄牵线而让我有三十年《香港文学》投稿缘。现在说一说“如果”,当年如果没有邂逅璧华兄;如果没有璧华兄怂恿“重出江湖”;如果没有璧华兄寻找刊登“园地”。我想我就没有这三十年的写稿故事。所以说,三十年来能在香港把书写文字印成铅字刊出,主要是璧华兄的功劳。谢谢璧华兄没齿不忘。

那时候刘以鬯先生经常给我来信,鼓励多写多支持《香港文学》,还谢谢我是印尼第一位供稿人。我能坚持供稿三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那时候刘以鬯先生对我的鼓励和扶掖,使我写作勤奋起来。除了继续“侨生文学”史料的翻译,也多写了几篇小说。

刘以鬯先生今年100岁,我自己也已经80岁了,也到了垂暮之年。我们之间年龄相差20岁。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忘年之交。多年来长辈对晚辈的鼓励和扶掖,使我在写作上获得一点成绩,感激之情使我永志不忘。

刘以鬯先生的人格魅力和多年主编《香港文学》坚韧不拔的精神,也是给晚辈写作者起着鼓舞的作用。

  O一八年二月七日 

            (转载自《期颐的风采》)

 

附记:

今年二月初,香港东瑞兄来电话告知刘以鬯先生今年一百岁。并受托邀稿写一点祝寿文字。没想到六月八日刘以鬯先生逝世。计划中的“祝寿专辑”变成“悼念专辑”于七月中出版《期颐的风采》——怀念刘以鬯先生(学者作家四十二人合集,周洁茹主编,梅子特约编辑,香港文学出版社出版)。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5,297 15,145
人民币 RMB 2,204 2,182
马币 MYR 3,679 3,638
新元 SGD 11,083 10,971
澳元 AUD 10,868 10,759
港元 HKD 1,951 1,931
欧元 EUR 17,528 17,353
英镑 GBP 19,921 19,721
日元 JPY(100) 13,610 13,474
Update : 2018年10月19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10月19日 626,480
2018年10月18日 624,47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3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