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9月18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酷夏之旅》(八)24小时在上海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3508


首页  \  游记
电邮至 打印

《酷夏之旅》(八)24小时在上海

2018年8月11日

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在宁波游览了整整十天,按照计划我们就要离开这座靓丽的城市,真有些舍不得。离别前,大家都起得特别早,“启新”俱乐部餐饮服务员特地提早替我们准备早餐,而王老板也特来为我们送行的。看到王老板的热情,大家心里都很感动。许多校友感慨地说,这就是“慕西情”的流露,正是MUSI河的水浇灌出血浓于水的感情,如果不是出于真情,在世上也难得寻觅到这种机会。所以我们要用真情来感谢王老板的热情款待,要更加努力学习他刻苦耐劳、勇于奋斗的精神。

大巴把我们安全送到宁波高铁站,经过安检和实名制检票手续,我们到了候机室;候机室的银幕上出现通告,“凡是军人、老年人和小孩都可优先办理入站手续”,在服务员热情的安排下,让我们在检票口等候;检票员提前15分钟把闸门打开,让我们祖孙四人先进站。随行的两个外孙感动地说,中国的服务员真好,我点点头说,这是中国政府教育的成果,这就是爱护老百姓的好表现。外孙点点头“唔”了一声,好像听懂了我的意思。

“和谐号”高铁以每小时305-309公里的速度行驶,列车很平稳,没有颠簸的感觉,车厢内很清洁,也很安静,偶尔有小孩的哭声,但是很快被家长阻止了;就这样,我们闭上双眼,和其他旅客一样呼呼地睡着了。中午时分,火车准时抵达上海虹桥车站。这个车站真大,也很簇新,不到10分钟我们就出了车站。

我们打电话给预订好的旅馆,这家旅馆是连锁店叫“格林豪泰”,全中国都有分店,光是上海市就有十几间,我们订的旅店是靠近火车站的静安街新闸路1829号。我们拖着行李瞎撞了一段路,找不到交警,好容易才看到一位70岁上下的“协警”就向前问路。这位老头摸着光头答不上来,胡乱指了一下:“向前,红灯左转,再向右……”我们走了好长的路,始终找不到;我们想在路边拦一辆出租车,却没有一辆肯停车;我们看看手机的导航,哇!好远!由于没有车可搭,只好走路,走了一个多钟头,汗流浃背,腿都要走断了,一座大楼终于给我们找到了,这就是我们要住的三星旅馆——格林豪泰。

上海这么大,交通这样发达,为什么搭车这样难?原来这条静安街新闸路很长,房子号码都是四位数,而且是单线,我们的旅馆是1829号,到头不知是几号!怪不得司机不要载客!

所以上海头一遭给我们不好的印象就是搭车难!既来之则安之,住下来再说。

我们放下行李,马上叫车准备到另一个地方参加上海巨港校友的聚会。也真碰巧,上海的巨港校友得知我们来到上海,马上邀请我们参加他们的联欢。我们在旅馆门前拦出租车,好容易才拦到一辆,只能坐三个人,而我们一家四口,加上一位北京的书法家岛书魁共5人,一辆车容纳不下,必须两辆;可是出租车很少,经过的都载了客,我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巨港校友聚会时间快到了,只好一辆先走,另乘一辆能否准时赶到,就听天由命了。

10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旅馆面前,刚好有旅客要入住格林豪泰,我们幸运搭上了这部车,到达会场,巨港校友们的聚会已开始多时了,我们迟到了,只顾着道歉,问安的话挂在嘴边,却说不出来。真是有点失礼!

在上海的巨港校友并不多,连我们共三张桌,大家见面特高兴。他们是教授高坤敏、(医生、主席)郭秀兰、校友郭鸿宝、美国医生李天才伉俪等,其他我们都不认识,只知道大家都是“巨港人”,李天才夫妇还是从美国过来的。大家交流了一下,合影,不久就散会了。

散会后,我们租车去了上海外滩。这是上海重要的旅游景点,风景很美,但是游客却不多,由于我们来过多次,因此逗留的时间不长,于是我们从“上海外滩”步行去“南京路”,一路上看到一群一群的人也是步行去上海步行商业街游览,看到上海繁华的景象,看到人们脸上挂着幸福的笑脸和高兴的心情,我们羡慕极了。在南京路,走走停停,走了一个多钟头,太累了,我们就准备回家。可是,怎样搭车?从哪里搭车,我们又伤脑筋!折腾一个多钟头才搭到车——大巴公交车。

我们对上海交通不熟悉,用网约车不容易,好容易在别人指点下乘公交,然而却不知道在那一站下车,晚上路灯不很亮,看不清,我们觉得很远,以为已靠近旅馆了就下车,才发现还好远呢!我们只好走路回旅馆,足足走了一个多钟头才到达我们住的旅馆——静安路的新闸路1829号“格林豪泰”旅店!进到旅馆两腿都酸了。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交通很发达,地铁、大巴、出租车,应有尽有;街上行驶的车辆很多,大多是单线,一走错路,就很难回头。一位朋友说,今年11月要在上海举行世界输入博览会,参加展览的国家特别多,如果交通问题得不到改善,一定会受到国际社会的批评。说的也是,希望有关当局要注意这个交通问题。

由于在上海遇上交通问题,我们不敢多留,决定还是早些返回北京更好。

谢天谢地,翌日中午,我们顺利搭上从上海往北京的高铁,大约5个小时,我们睡觉还迷迷糊糊,列车就进到北京南站了。我们又回到了心爱的北京城!

 

                                  沈伟真  201888日于雅加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983 14,833
人民币 RMB 2,185 2,163
马币 MYR 3,614 3,575
新元 SGD 10,914 10,799
澳元 AUD 10,745 10,632
港元 HKD 1,909 1,890
欧元 EUR 17,497 17,319
英镑 GBP 19,701 19,499
日元 JPY(100) 13,387 13,250
Update : 2018年9月18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9月18日 612,360
2018年9月17日 609,33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4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