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9月20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从走读到雪泥鸿爪--陈 和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4771


首页  \  副刊
电邮至 打印

从走读到雪泥鸿爪--陈 和

2018年9月13日

你经历过“走读”之苦吗?这个问题问得或许太过突然了。现今交通发达,公路畅通,还有高速公路,对“走读”谅还十分不解。1958年底,政府下令全国县以下之小镇的中华学校必须关闭,一个县只有县城一所华文校可以照常上课。走读就是小镇的华校学生一大早乘火车去县城上学,午后坐火车回家的辛苦事迹。

外南梦县属下有Rogojampi、Srono、Kradenan、 Bentjuluk、 Jajak、 Genteng、 Temuguru等十几个小镇。我是者则(Jajak)镇的,父亲见我身体瘦小,但学业成绩优良,很爱惜我不叫我走读,竭尽全力每月筹措寄宿费,甚至还借高利贷,让我寄宿外南梦。

者则的走读生是特别辛苦的,因为这里没有火车站,走读生们约好每天早上四点集合,乘脚车去五公里远的文朱鹿火车站,把脚车停放站内。那时我们买的是月票,有折扣。当年的火车是烧煤炭的,速度不快。有时忽然会有一块小煤炭飞入车厢里,把衣服或练习本烧一个小孔。坐火车的人很多,座位很难占得,多数同学都站着。同学们便站着打开课本温习。者则离外南梦约35公里,但火车常常迟到,到家时已近夕阳下山了。

我的二姐嫁到Temuguru镇,她的小姑是走读生,有次我跟她去看二姐。到她家时已是暮色沉沉,匆匆做好作业便上床了,第二天一大早被早醒,胡乱吃点东西就出发去火车站了。

大约三年之后,者则华人合力买了一辆巴士,走读生们便改乘巴士了。者则离外南梦约35公里,一小时便可到达,比起坐火车轻松多了。我父亲常年住在咖啡园里,有事时才来者则。华人合力募捐买巴士时,父亲并不知情,所以没有参与捐钱。幸好有一位同学把我的名字写进去,当时巴士已满座,没有空位,负责人就做了一只“工”字形小椅,放在走廊上,让我坐着。这才幸运地坐上了末班的一个“座位”。至今,我对此事还心存深深的感恩。

我是在一个前不近邻、后不靠村的咖啡园出生,六七岁才搬到小镇者则读书。学校被封闭后因父母特别关爱,免了受走读之苦。读完初中,高中更是一个困苦的过程,有一餐没一餐的,只好靠做家教来缓解。

高中毕业后,进入社会,在几家华人老板店工作,可说是在被剥削中一年又一年地度过。每天超时关店,有时星期日也要上班,对此完全没有加班费,而车夫超时半小时,就得加班费。后来加入一家日本商行,命运才慢慢改变,这家日商的老板,与泗水我的老板是亲戚,转售铁料、小五金工具等货。我的工作是用telex 直接与日本通讯,汇报客户的需求、讨价还价等,直至成交。由于我勤于推销,而我们公司价钱也较别家便宜,生意很不错。我曾两次受邀去日本游玩并参观工厂等。但好景不常在,印尼政府对钢板、工字铁、船板等的输入权全部揽包,我们公司只能做些小五金,生意大不如前,我也只有辞职了。

人生之路漫长又曲折,想起苏东坡的一首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知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骞驴嘶。”

苏东坡是北宋的文坛领袖,诗、词、散文都称大家,连他这样的大家都谦称自己偶然在雪泥上留指抓,可见中华文化之浩瀚无边。

从“走读”之苦,聊到苏轼的泥上留指抓,不着边际。或许由此激励华文文学之研究者,则乃意外之“雪泥鸿爪”了。

2018年9月8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970 14,822
人民币 RMB 2,183 2,161
马币 MYR 3,614 3,575
新元 SGD 10,924 10,814
澳元 AUD 10,820 10,705
港元 HKD 1,908 1,889
欧元 EUR 17,459 17,283
英镑 GBP 19,685 19,482
日元 JPY(100) 13,327 13,192
Update : 2018年9月19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9月20日 616,390
2018年9月19日 614,38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4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