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11月20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酷夏之旅(十二)祖屋,上代人的血与泪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4979


首页  \  游记
电邮至 打印

酷夏之旅(十二)祖屋,上代人的血与泪

2018年9月18日

这次带着两个外孙寻根,很想知道上代人的生活与遭遇。可是,失望得很,家乡竟没有一位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家里除了几张发霉的老照片外,没有任何值得考究的东西,连族谱也找不到。到家乡茂山沈氏祠堂寻找,祠堂里空空的,除了两块家族人建祠堂时亲人捐献的名录板及一张放三牲香烛的长桌外,什么也没有。祠堂也没有人打扫,冷冷清清的,哪里去找族谱?据说,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农村也受波及,沈氏祠堂遭袭,祠堂里的文物都被烧光了,族谱也就成牺牲品。

现在祖屋里住着的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沈美云和她的儿子。

这段历史很有戏剧性,得从上百年前的历史说起,没有人证物证,其中还不一定是真实的,根据传闻在家族中流传。

话说,我的爷爷沈永祥并没有亲兄弟姐妹。他大约生于1874年,少年时跟乡里人出南洋来到印尼西加里曼丹的一个小乡村彬路(Nanga-Pinoh)当学徒,经过十几年的奋斗,自己当了小老板,也娶了当地的“侨生”黄二叔婆,就是我的奶奶。爷爷奶奶家庭幸福,爷爷很勤奋,人财两旺。据说最后开了很大的杂货店,经营土特产,也买了很大的树胶园,一共生了“4虎7凤”,“四虎”即金传、玉传、珍传、宝传,“七凤”是华昭、莲昭、秀昭、凤昭、彩昭、勤昭、英昭。我父亲金传是老大,1899年生,父亲有3个弟弟和7个妹妹。我只认识三叔、四叔及四位姑姑,现在这些长辈都作古了。

爷爷很爱国,也很爱梅县家乡。他赚了钱回过乡一趟,看到家乡的屋子又破又烂,没人打理,返回印尼以后,他决定寄钱回家乡修建古屋。他叫人绘制屋图,定期汇钱回家乡建屋。他把钱汇给一个家乡同宗人,委托他监督建屋。可是这个家乡人是个地痞流氓,不单不负责任,不务正业,整天赌博嫖娼,把爷爷寄回建屋的钱花光了,建屋工程一拖再拖,而爷爷的钱不断地汇回供他嫖赌,打听到屋子建了几年没有进展。于是爷爷带着长子(我父亲)回家乡视察,看到屋子建成这个样子很生气,大发雷霆,一气之下,一晚也不住就离开家回印尼。他当时很生气说,没脸看到家里的屋子这么糟糕。他把我父亲留下,让其在家乡上学,也可以监督修建屋子的事。因此,我父亲就留在梅县在松口上学。

过了几年,祖屋算是初步建成,父亲也修完中学课程,于是又出南洋回到彬路。过了几年,就与童养媳黄东招结婚。父亲很小的时候,爷爷于1909年在印尼为他“娶”了童养媳叫黄东招,长大后圆房,在印尼生了一男一女,第一胎女儿夭折。这本来是幸福的家庭,但是一场大火灾把这个幸福家庭破坏了!

大约1927年,在彬路我家的店发生大火,几乎把全部家当及货物都化为灰烬,爷爷受到极大打击就病倒了。由于当时医药缺乏,有钱也买不到药,爷爷就这样含恨离开人间。

大家庭一下破碎了。那时父亲的弟妹还未成年,爷爷的遗产被当时的荷印地方政府遗产局封存,生意无法经营下去。于是,“树倒猢狲散”, 叔叔、姑姑由奶奶黄二叔婆带着离开彬路,大部分来到雅加达定居。眼看家庭破产,奶奶和父亲的童养媳东招伯母就带着唯一的儿子乘船回梅县,说是“看家”,可是在回国途中,儿子发病,抢救无效,死在半路上了。从此,东招伯母就一人在家乡梅县桃尧镇守活寡,照顾奶奶生活起居,放牛种菜过日,父亲和其他亲人再也没有回梅县,过了好几年,父亲就和我母亲李冬梅结婚,那时是1931年的事。

为了纪念爷爷,他寄钱回家修建的屋子就叫“永丰楼”,上下联写着:丰裕持家,永承祖德,横批是“永丰楼”,意思是让所有沈氏家族永远丰厚发达。这座楼建在一座小山的盆地中,周围都是柚树和树林,远看是万木丛中一点白(永丰楼是白色的墙)!这座楼不算小,双层楼房,楼上楼下共有10几个房间,可供20人居住。可惜,爷爷没再见到他的“永丰楼”便含恨而终了!

“永丰楼”的兴衰也是我们沈家的血泪史,真是欲哭无泪啊!

父亲的原配童养媳黄东招带着我奶奶回到梅县,因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再也没有机会出南洋,也没有再嫁。她在家乡时,东招伯母在梅县的亲人看到她一人孤苦伶仃,就把我奶奶的侄女黄梅云自幼送给她抚养,改名叫沈美云,也好有个伴。这个小女孩长大后与沈家同宗人沈仕杰(沈政的父亲)结婚,从此,东招伯母有了上门女婿。东招伯母一生守活寡,照顾我奶奶并把养女沈美云拉扯大,直至1989年去世,终年84岁。

沈美云就是我父亲的原配黄东招的养女,是奶奶黄二叔婆的侄女,也就是和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她的儿子沈政就是他最小的儿子,就是我的侄儿。他们一家八口(东招伯母与我奶奶及沈政一家六口)在解放前生活也很苦,靠种柚、种菜为生,土地又很少,吃了一餐还不知下一餐怎样解决。沈政侄儿和他的兄、姐在老奶奶东招伯母怀里长大,老伯母很痛爱他们兄妹,一生相依为命,比亲生子女还要亲,所以他对东招伯母非常亲密敬爱。

父亲还在世时,因为家里穷,也没有寄过钱给沈政一家,也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过家乡的事,几十年也没有来往过,只有在中国解放后的几十年才有了联系,才知道我有一个妹妹沈美云和她的儿子沈政及其兄弟姐妹。从此,断了的血脉又连接上了,这是新时代带给我们沈家幸福的开端。

沈政侄儿对我们也很好,一直叫我们回家乡看看。他说,家乡的祖屋很老旧,从来没有修葺,有些建筑破旧不堪,他不忍先人留下的房子倒塌,因此就下决心将祖屋修饰一下,经他努力奋斗,终于把老家修得焕然一新,我们这次回乡,就住在这个“新家”。但是,他说,修葺祖屋应该全体家属来完成,他希望沈永祥的后辈们,大家同心合力,把未完成的祖屋二楼再进行修葺,来完成上代祖先的夙愿。他说,他也开始进入中年,来日虽然方长,但岁月不饶人,但愿这个夙愿能早日实现。

回到老家真好,我们寻根的美梦终于实现。

  沈伟真  2018年9月13日于雅加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667 14,521
人民币 RMB 2,114 2,093
马币 MYR 3,501 3,462
新元 SGD 10,660 10,553
澳元 AUD 10,673 10,561
港元 HKD 1,873 1,854
欧元 EUR 16,631 16,462
英镑 GBP 18,755 18,562
日元 JPY(100) 12,934 12,802
Update : 2018年11月16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11月16日 612,360
2018年11月15日 610,34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0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