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12月16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史料)红顶商人张弼士传奇(上)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8005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史料)红顶商人张弼士传奇(上)

2018年11月28日

苦难童年

张弼士,原名肇燮,字粥士,别名振勋,清道光21年(1841)生于广东省大埔县西河镇黄堂乡车轮坪村。父亲张兰轩是乡村塾师兼业余医生。虽然父亲教书之余,还行医治病,但家中的生活仍然十分贫困。张弼士在私塾中跟着父亲读了几年书,十三四岁时,就不得不辍学到姐夫家去放牛。可是他很爱读书,一次因为看书而忘了管牛,牛吃了人家田里的秧苗,主人告到姐夫家里,要求赔偿。姐夫气得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还骂他说:“死人还能守住四块棺材板,你连一头牛都看不住,真是连死人都不如!”他赌气说:“你不要太看不起人,将来我发了财……”姐夫不等他说完,就冷笑起来,说:“你也想发财?除非太阳从西边出!”。张弼士气得脸色发青,转身就跑回家去了。父亲没有责备他,只是为难地说:“孩子呀,以后你打算干什么呢?”

张弼士想到他读司马迁的《史记》,其中《货殖列传》这一篇有许多因经商而致富的例子,就对父亲说:“我想学做生意!”因为一时没有合适的学生意的机会,父亲就把他送到一家竹器作坊去做学徒。他不怕吃苦,学得一手好手艺。可是在他16岁那年,家乡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灾,到处都是饿死的人,没有人再需要竹器,更没有人来读书,张弼士和父亲都失了业。他只得每天和哥哥、弟弟一起上山挖草根,剥树皮,供一家人充饥。正在这时,村里有个姓黄的南洋华侨回乡探亲,见灾荒严重,就慷慨地拿出钱来,送给同村每户人家一斗白米。乡亲们都非常感激他。张弼士很羡慕,就找到这位华侨打听,他能不能到南洋去做工挣钱。姓黄的华侨见他身强力壮,手脚勤快,便表示愿意带他到南洋去谋生。张弼士高兴地回家,说服了父母,就随着姓黄的华侨,登上了去荷印巴城(今雅加达)的帆船。

据郑官应撰写的《张弼士君生平事略》的描述,叩别父亲之后,张弼士几次回头,不忍离去,走到与家门相对的冈边,虚弱的父亲倚在家门前目送,张弼士站在原地久久回望,继续往前走是充满希望的远方,但回头却是在灾荒中挣扎的故土。

白手起家

张弼士到巴城后,举目无亲。起始,他寄食于大埔会馆,但接连两个月都没有找到工作,最后只得去做非常艰苦而且危险的矿工。后经人介绍,到温氏米行当杂工,后来又到了一家陈姓开设的纸行当帮工。他做事勤恳认真,只要是老板吩咐的事,都认真踏实地去干好。有的时候,他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也从无怨言。晚上有空闲,他总是如饥似渴地学习当地语言和业务知识。

一次,一位从欧洲来的海员,拎着一箱子贵重东西,找到张弼士的住处,请他验收。张弼士很奇怪,对这位海员说:“我在欧洲没有亲戚,这东西不是我的。”海员面露难色:“你看,地址和姓名都没有错,退回去我怎么交代?”虽然托运单上的收货人明明是自己,可是张弼士坚决不收。最后,那位海员只好采取了折中的办法,暂时将箱子寄放在这里,等复查清楚再作处理。临走时他还说道:“如果一年以后,还没人领,这个箱子就是您的了。”一年时间很快过去了,箱子依然没人来取,张弼士也依然未将它打开,他还在耐心等待箱子的主人。此事在当地传扬开来,纸行老板非常欣赏他的诚实品德,先让他当推销员,后来又提拔他当账房先生,把全店银钱进出和账务管理都托付给他。张弼士也没辜负老板的信任,努力搞好经营,当年纸行就获得了5万荷兰盾的利润。这时,有人暗中鼓动他找机会挟带店里的款项逃回家乡,去过快活日子。张弼士认为这样做是不道德的,也是没出息人的做法,所以坚定地拒绝了。陈老板知道后,更加器重这个年轻人,觉得这是个靠得住的人,所以把自己的独生女儿陈兰香也嫁给了张弼士。

这年年底,陈老板因病去世,临终之时,他把身后的事情,都托付给了张振勋。安葬了老人以后,张弼士和妻子商量如何发展今后的事业。他说,开纸行虽可以维持生活,但不会有什么大发展,这几年来,他仔细观察、研究了巴城的商业状况,发展前景最好的,就该是酒行。他关闭了纸行,调拨一部分资金,开设了一家经营各国酒类的商行。同时,勤奋好学的张弼士一方面熟悉当地语言,一方面广泛结交华侨和当地人士,随时关注着当地的社会状况。他聪明机敏,遇事能屈能伸,善于权变,对人仁义宽容,得到了较好的口碑。   

有一段时间,一位名叫亨利的荷兰青年军官经常到他的酒吧喝酒,经常不付钱甚至还无理取闹。伙计们都觉得这人是无赖,要哄赶出去,张弼士却对伙计说:“此人气质不凡,买醉闹事可能有难言的苦衷,以后大家不要对他冷眼相看,也不要向他要酒钱,还要以礼相待。”伙计依言行事,却让这位军官感到很诧异,探问究竟,伙计如实说明,这位军官感叹不已,含笑而去。数年后的一天,荷印总督府给张弼士送来请柬,邀他到总督府会见新任总督。新任总督正是多年前在酒店闹事的那位青年军官。此后,他们成为亲密好友。张弼士独特眼光让他遇到了贵人。在进行巴城酒税和典当捐务承办权的投标竞争时,他得到过亨利的帮助,轻而易举地中标。与此同时,他还承办新加坡的典当业务,这是成本低廉、利润丰厚的生意。因为熟悉进出口和税收业务,向荷兰殖民政府要求承包了荷属东印度一些岛屿的鸦片烟税,还垄断了新加坡两个地区的鸦片专卖权。张弼士很快变成巴达维亚的大富商。

商业王国

当时,荷属东印度殖民者为开发与掠夺鞭长莫及的岛屿资源,曾放手让华侨组织垦殖公司,张弼士抓住这一时机,抽出大部分资产投入这一事业。1866年,他“见土地膏膄,最宜裁种”,于是在荷属葛罗巴创办了裕和独资无限公司,大规模地开垦荒地。他一方面招集当地华工,一方面寄信到家乡嘱咐乡亲多来荷印,参与专门种植椰子、咖啡、橡胶、胡椒、茶叶等热带经济作物,并在垦殖区间种杂粮,获取了极大经济效益。这是他“商业发轫之始”。1875年,他又在苏门答腊的亚齐创办了新的垦殖公司。在亚齐垦荒时期,他常常乘轮船到槟榔屿,很喜爱槟岛温暖的气候和优美的风光。于是他和巴城华侨李亚义、王文星合股在槟城开设商店,经营土产。1877年,他在日里与张榕轩,张耀轩兄弟“创办笠旺公司,种植椰子、树胶、咖啡、茶树,投资数百万、佣工数千人,先后开辟树胶围七八所,地广近千里,并试种华茶,购新机焙制。”据资料记载,其中一座橡胶园,他的家人乘坐马车,直线行走4个小时才能出园。1878年,张弼士荷属怡厘创办的裕业垦殖公司,种植胡椒。

在经营垦殖开发的同时,他积极捕捉机会创办各类实业,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如他在英属马来亚彭亨州文东埠开设东兴公司,开采锡矿,赚了一大笔钱;在雪兰莪巴生也开采锡矿;在棉兰、槟榔屿兴建了大量中西合璧的住宅,吸引了大量的欧洲和华裔富商。在日里,他认识到:“商务盛衰全恃金融畅滞为关键”,而当地汇兑涨落却操纵在外人手里。于是他又扩展到金融业,与张耀轩创办日里银行,专门办理华侨汇兑业务,深受广大华侨欢迎和依赖,业务得到很大发展。

药材批发生意,是张弼士从事商业的另一个重要领域。他在新加坡、巴城、香港和广州分别设立药行,在国内采购名贵国药,转输新加坡、巴城,批发销往海内外,并由海外运送西药回国。当时,华侨聚集的海外市场,如曼谷、东京、河内、旧金山、纽约、菲律宾、檀香山等地的中药行业,都向张弼士的药行订货,形成一个遍及海内外的庞大药材批发网络。组织了一个联系海内外的药材批发网,国内的名贵药材多经张氏药行批销海外,海外名贵药材及西药,亦多经张氏药行批销回国,沟通了海内外药材市场等。

随着张弼士事业的扩大,为了解决货物的运输问题,1886年,张弼士在槟城创办了万裕兴轮船公司,建造了3艘轮船,航行于槟城与亚齐之间。1912年,他又在槟城创办万裕兴垦殖公司,并组设万裕兴总公司管理各分公司。有一次,他拟从巴城乘坐德国轮船公司的班轮赴新加坡办理商务,同行有四人:两位高级职员和一名德私人医生。他叮嘱管事购买4张头等官舱票。船票买回来,却只有一张官舱票,3张统舱票。张弼士很奇怪,问管事为什么只买了货物一张官舱票,管事无奈地说“德国轮船规定华人不准购买官舱票,那张官舱票还是德国医生买到的”。张弼士怒发冲冠,将4张船票撕得粉碎,扔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他感到炎黄子孙的尊严受到了严重侵犯,良久不能平静,随手举起慈禧太后赏赐的御窑宝蓝大花瓶向地板砸去,打了个稀巴烂,并愤然吼道:“岂有此理,华人不能坐官舱,什么苟例?简直欺人太甚!中华民族不可侮,中国人不可欺!”“对,中国人不可辱,我们坚决不坐德国人的船。”在场的中国人也义愤填膺地说道。“大家说得对,我们要坐自己的船。清政府无能力办商船,我张某来办!”弼士旋即对一同来的创办潮汕铁路的张耀轩说:“记住,以后我的商船凡德国人一律不卖票!”众人喝彩,海水呼啸。1898年,张弼士邀张榕轩、张耀轩兄弟共筹航行苏门答腊及中国南部海面的远洋航运,创办了“裕昌远洋航运公司”和“广福远洋轮船公司”。从此,辽阔的太平洋上开始出现飘扬着中国大清龙旗的侨办远洋巨轮,并专门与德国轮船同走一条航线,比德国的同等官舱票价低一半,并且一报还一报,不卖票给德国人,迫使德轮取消了歧视华人的规定,大长了中华民族的威风。

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的30多年间,张弼士所经营的企业几乎涉及印尼、马来亚经济命脉的矿产、银行、房地产、航运、药业等许多重要行业,构建起庞大的商业王国,获得了巨额利润。据统计,到1869年,张弼士的资产达到8000万两白银,比清朝政府当年的财政收入(7000万两)还多1000万两;比当时江南首富胡雪岩的财产多出5000万两以上,可见,张弼士是名副其实的“富可敌国”。

张振勋成为南洋华侨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当地的荷兰殖民者也不敢小看他。他每到一地,当地的行政当局都鸣礼炮表示欢迎。同时荷兰政府还准备授予他官职,但张振勋婉言谢绝了。他对朋友说:“我是中国人,应做祖国官吏,为祖国效力,怎么能去当外国的官员呢!”(待续)

郑来发(中国)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611 14,465
人民币 RMB 2,125 2,104
马币 MYR 3,494 3,455
新元 SGD 10,645 10,537
澳元 AUD 10,498 10,392
港元 HKD 1,871 1,852
欧元 EUR 16,600 16,426
英镑 GBP 18,448 18,262
日元 JPY(100) 12,878 12,744
Update : 2018年12月14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12月14日 607,000
2018年12月13日 610,00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1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