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9年4月21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北极星》(二十六)母与子的故事 - (泗水)岩石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20574


首页  \  副刊
电邮至 打印

《北极星》(二十六)母与子的故事 - (泗水)岩石

2019年2月9日

灰蒙蒙的九月天,烟雨下个不停,天气特别寒冷。黄碧云和往常一样,一早就料理校务。现在她创办的学校,已踏上正轨了,蒸蒸日上,更上一层楼。到学校上学的学生及其家长,来自各阶层,他们皆有各自的经历,所以扮演的故事角色众多。

刚刚在四年级入学的李小龙,打从老爸——李吉祥病重住院,他的老妈——吉祥嫂,开始结囊给夫君医病,花了不少钱,最后袋子里的钱用光了,开始想尽办法去筹款了。

晌午时分,吉祥嫂向亲朋好友筹集款子终于成功,她就赶紧去医院,把全部医药费付清以后,立即雇一部汽车,带回李吉祥,匆匆安排他躺在一张病榻上,然后跨出门槛“砰!”的一声关上门,头也不回,迳直往东走,买盒饭去了。

吉祥嫂买到了盒饭,和往常一样总是习惯带回家,扒在凹凸不平的地板上,抓起混和菜肴的一团饭,大口大口狼吞虎咽起来。当她把最后抓起的一团饭送入口中,准备吞食的时候,不时听到让她烦躁的哀号声:

“受不了啊!……啊呀!……快出恭了!……啊哟! 老婆……快来呀!”

吉祥嫂伸了伸懒腰,慢吞吞地起来,怒目走向李吉祥病榻旁,看到他因大小便失控,没自觉排出来了,满身都是,她立即弄清洁,然后把他的左手用力拉向右边,让瘫痪的身体翻一翻。许多日子以来,她辛苦护理病中的夫君,太累了,不耐烦了!心里虽然着急和不安,她很不情愿护理他了。

“像具死尸,还撒什么娇?讨厌!”吉祥嫂泼辣刻毒地尖声吱哩咕噜,把衣服放在病榻上,狠狠离开一丝不挂的李吉祥。

一幕人间悲剧演完后,他的独生子李小龙走向前来,他无微不至,温文厚爱、耐心护理老爸。

面无血色、苍白消瘦的老爸,全身抽动,强忍快夺眶而出的老泪。他微弱地伸出那满是皱纹,不停颤抖枯瘦干瘪的手,轻轻爱抚小龙的脑袋。他哽咽抽泣,模糊不清地吐口说:“孩子!……”

小龙既激动又悲哀,吞声忍气,紧紧抱住老爸,两人竟然泣不成声。

突然,李吉祥全身抽搐冰冷,寒气沁入李小龙的心田,李吉祥的体温也渐渐下降冰凉起来。

李小龙停止了哭泣,纳闷地注视李吉祥歪着的嘴巴,那一动一动的嘴角,似乎要伸冤什么?但喉咙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不听使唤,只能说:“啊……啊……”几声就闭上眼。

李小龙揑了一把汗,他背脊发凉感到恐怖,坐立不安,像触了电似的,把眼睛张得大大的,死劲疾呼:“妈妈!!!”

吉祥嫂迟迟没来。

那一阵撕裂人心的凄厉叫声,破空传入街坊王明耳中,而闻声赶来,直接走入李吉祥的病房,弯腰按李吉祥的脉搏,已经沉了!颈项左侧还出现一块黑黑浓紫血色;人也僵直了。

不一会,吉祥嫂挤进来大呼道:“发生什么事?”

“吉祥嫂,你老伴中风,断气了!”王明耐心解释。

吉祥嫂望着毫无血色的夫君发愣,开始自责,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咬着嘴唇默默在心里道:“为何我不够耐心护理病中的李吉祥?并且因劳累,负担不起生活的重荷而埋怨?”

王明仍然在房里站着,吉祥嫂不假思索劈头便问他:“王先生有何贵干?”

那王明斜眼看她,苦笑一下,鄙俚走开。李小龙怒目虎视王明,双眼喷出火烟。李小龙知道:他就是勒索、欺骗吉祥嫂的男人!他成功地把吉祥嫂仅有的房产,奉送给他做李吉祥医药费的抵押。他是李小龙的冤家,李小龙鼓起勇气开口准备怒骂他一顿:“哼!……”

“不可乱骂人!”吉祥嫂矢口阻止。

“妈,当妈妈腰缠万贯,他不时来这里,现在妈妈没钱了,他就不理睬妈妈了!”

李吉祥死了,王明固然幸灾乐祸了。吉祥嫂见王明跨出门,感到一阵昏晕。

怎么搞的?几十年来住的房屋竟成王明的,卖屋子的钱都化在医疗李吉祥的病。两天后她必须离开这房子。面对李吉祥的后事和年幼的李小龙,她只能发呆出神。

这时候,吉祥嫂开始感到空荡荡的一片,一股淡淡的哀绪在心湖里荡漾,阵阵伤感和渺茫心态袭遍全身。

吉祥嫂虽然感到一片渺茫,但王明的无情鄙夷,把她拉回现实生活中来。她不再飘飘然,不但没时间去流泪,也没心思去想伤神的事。她只一心处理李吉祥的后事。

吉祥嫂和千千万万个,下层小市民阶级的妇女一样,文化水平低劣,不但不明是非,更麻木不仁;她决不会计较羞耻,因为面子问题对她已不重要。一次又一次的惯常打击和欺凌,不会给她带来任何精神压力。

吉祥嫂擦干眼泪,很平静、很泰然、自在地出门筹集办后事的费用去了。她不怕苦,继续往前走。再走几步路,前面就是他大伯李吉荣的办事处。

吉祥嫂就快登门了,她赶紧设想好“计划”,准备勇敢冲向命运“阵地”。当她冲进“阵地”时,立即去哭丧夫,“噗通”跪下求助,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没等她开口,李吉荣已大感反胃。

“吉祥嫂,我们确实是亲戚,但金钱无情,非亲戚呀!我已帮助李吉祥的医药费,后事吗?你自己应付吧!”他嘴快地拒人于千里之外,知趣的吉祥嫂马上垂头丧气地回家。

翌日十三时,李吉祥的尸体还未入柩,僵棒棒的似木板;几只苍蝇飞来,盘旋在尸体四周的空间。不傻的吉祥嫂预知,若不紧快入柩,臭气必然很快扑入鼻腔,她焦急!

这时候,李吉荣夫妇来了,棺木也运来了。看见棺木,吉祥嫂的眼睛发出两道明亮的目光,心里豁然明白,是李吉荣夫妇送来的。正要致谢时,万想不到,李吉荣却发出一串声明:

“我们代你买棺木,付出的钱先借给你,要紧快还清!”

吉祥被泼了一身冷水。“哦!”的一声,把眼珠一转,环顾四周,打量整个屋子的家具,准备立刻统统拍卖了事。她将错就错,说做就做;办好后事后,爽快地拍卖所有的“财物”,兑换一束一束的钞票。除还债外,余下的款项作流浪天涯的盘缠。(待续)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137 13,997
人民币 RMB 2,106 2,086
马币 MYR 3,441 3,403
新元 SGD 10,453 10,348
澳元 AUD 10,145 10,043
港元 HKD 1,803 1,785
欧元 EUR 15,995 15,831
英镑 GBP 18,518 18,333
日元 JPY(100) 12,625 12,496
Update : 2019年4月15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9年4月15日 611,000
2019年4月12日 611,00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18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