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7年2月23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克什米尔一瞥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88413


首页  \  游记
电邮至 打印 Qzone Ren Ren Kaixin Facebook Twitter

克什米尔一瞥

2016年12月2日

这是不凡的印度之旅,我终于来到了印度西北,素有东方瑞士之称的克什米尔雪地,很是感恩。 

早就向往来到这文明古国印度, 她的历史应该比中国更为久远。早在汉武帝时代, 张骞通西域就到过印度,《史记》、《汉书》里就有当时的印度“天竺国”。尤其在印度佛教传入中国后, 不仅仅有很多僧侣前来传教, 中国高僧也源源不断去印度学佛。《西游记》里的玄奘, 在离开印度卅年后, 又有唐朝高僧义净从海路来印度参学12 年, 影响深远。今天我们引以为豪的婆罗佛屠建造于公元600年, 可见当时印度教在印尼非常盛行, 印尼语中的 kepala、negara、negeri、suami、kursi、mungkin、mega、nikah、nasib 等都与印度语同, 这些源渊, 让我们知道,祖宗们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有密切的往来。

克什米尔这四个字,在我最早的记忆中,即克什米尔战争。时光一晃50年,今年三月份,在某一次的茶叙中, 就听印度裔的宝綵说, 她在初中时代曾来过克什米尔, 但她先生苏磊及来自印度, 在泗水工作近卅多年的财经专业人士阿禄及夫人就因为那里长年战争, 始终就不曾去过。这三年来, 克什米尔已经对外开放, 是国内外游客的避暑天堂, 闲聊中方知他们计划将在短期内到那里观光旅游。对我们这酷爱旅游的一群, 马上打蛇随棍上, 谈笑间, 就决定了克什米尔之旅, 具体的行程, 就让他们安排, 因缘聚会, 今天两对印度裔朋友, 凯夫妇, 娜妮及我们夫妇一行九人就来到了印度克什米尔。

查谟和克什米尔是这区域的全名, 即克什米尔谷地和查谟平地,是青藏高原西部与南亚北部交界处的一个区域, 曾为英属印度的一个邦,有“地球上的天堂”之美称。

4月30日我们一行九人搭上新航, 经过新加坡飞往新德里, 抵达新德里的Pullman酒店已是当地晚上九点了, 我们也开始有些倦意,但当我看到酒店大堂很有人气,很多很多的印度男士衣冠楚楚,帅气冲天, 并肩一起的女士都为时髦, 一袭名贵的 sari 礼服,衣锦似水柔情,配上串串手饰,摇曳多姿,让我们眼花缭乱, 为之一振, 倦意全无。 原来印度人办喜事宴客,一般是晚上九点开始, 一直到凌晨 , 甚至次日早上7 点才结束, 我的天啊 , 到底是怎么玩法, 竟然会持续10 小时 !

我想起了3年前,应苏磊与宝綵夫妇邀请,我有幸参加苏府为女儿办的婚庆,新郎官来自新加坡,但这一对新人却选择了在非洲毛里求斯办婚庆。双方家长宴请来自世界各地约五百位的亲朋好友,照今天流行的说法,就是落地接待,整整接待了五天,请柬还注明每天的活动主题,服饰,包括sari 或长裙礼服,晚上沙滩鸡尾酒服,白天游泳池边的休闲服等等。五天来,融汇了印度的宗教与传统礼仪,西式婚宴与旅游休闲的大全,日日笙歌欢舞,夜夜酒酣耳熟。五天来宾主都沉醉在婚庆的喜悦中,印度人办婚庆,真让人叹为观止不可思议。

第二天一早,我们搭上1个半小时的航程,穿越了喜马拉雅山脉, 来到最西端的一处美丽河谷, 海拔1600米高的克什米尔区域首府斯里那加( Srinagar)。

我们一下飞机,看到的竟是一片翠绿, 乔木参天, 百花争艳, 与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峰相映得非常美丽, 但沿路一群又一群穿着军装荷着枪械的边防战士, 让我们意识到, 就是这里曾经是经历了大半个世纪战乱的洗礼。只是军人们都在街边默默守护, 我们也处之泰然的随遇而安,尽情领略异地风光。美幻无边的达尔湖 ( Dar lake ) 由远渐近, 只见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 水粼粼的一片宁静安逸。忽听宝綵兴奋的在叫“shikara shikara ! ”原来她指的就是那荡在湖面的舢舨船。 走近湖边, 才发现有很多很多游客在候队游湖,舢舨船像斗蓬似的, 船内铺上美丽的令人醉心的红色花床, 就像昔日中国农村新婚夫妻的艳红大被一样, 很是喜庆,也有古人“幽人寄语水云间,坐卧扁舟看远山”的意境。而集在湖畔的船屋,也是亮点, 在外观上, 还是秉承英式传统, 听说, 里面的设施和服务, 非常欧化,保持英式风范, 英式服务,可惜我们时间紧迫, 只安排游船, 而没能在这既传统又豪华的船屋住上一宿,留下一点遗憾。

(上接第16版)

斯里那加是新德里的后花园,园林处处,当然行程里也让我们见证其中已传承近百年的两个王室花园,喷泉处处,鸟声啾啾, 花木扶疏, 曲径通幽,林园竟是这么完好。那一天是礼拜天,除了寥寥可数的三几个老外,还有我们这几个亚洲人外,几乎清一色的全是印度人,他们似乎以穿着sari 的传统服饰自豪,色彩缤纷,很是好看。看到他们都携老带小的,有的在草地上席地围坐, 有的在石椅等候正在嬉水的孩童们,游客人流不断,没有烦人小贩或卖纪念品的老跟在我们左右周旋,却让我发现到不仅是园地,就是人行道边难得见到垃圾,非常干净。远远看见有几处专备克什米尔传统服装供游客拍照的在与我们打招呼,我们似乎都感染了今天游园的喜悦,纷纷着装闪亮登场,花园坡地,绿草茵茵, 提着花蓝,顶着水缸,载歌载舞,拍出了克什米尔女性在雪山脚下劳作的欢愉,也在我们心中留下美好的回忆。

当天下午,当我们刚抵达我们住宿的The Lalit 主题酒店时,我们一团九人都忍不住惊叫起来,眼前怎么会有这么宏伟壮观,漂亮雅致的建筑物?围绕着一片偌大, 看似一望无际,绿茵茵的大草坪,坪外的村野美景,在夕阳的余辉里远山含笑,美不胜收。酒店行李员指着大草坪中央,,以一棵大树为顶点中心,围绕白色幕帐盖成的户外餐厅,明天我们就在那里早餐,哦, 太向往了! 酒店大堂宽敞典雅,壁上挂着好几幅精致的丝制挂毯,还有非常具有艺术造型的人像画,与坐落在几处的英式木制家具,更显尊贵。我似乎看到,多少政要商贾、名流雅士,都曾经在此大商国事或是流连忘返。是的,这里曾是王室故居, 1901年建造,据说,王室后裔还住在酒店后院的某一区域呢,刚才我们看到那几幅栩栩如生的照片就是王室家族给后人观赏的艺术品呢。虽说世事变幻, 沧海桑田, 但酒店仍然具有王室风范, 修护得很好, 目前就是由 Aboroy酒店集团经营。第一天来到克什米尔首府斯里那加,让我感到一切都是美美的。

我们来到索纳马克 (Sonamarg) 滑雪胜地, 抵达时, 早已过了午餐时间,我们在山脚下,就地齐齐吃了一顿 nestle 的泡面餐,别有一番风味! 那里山野群峰白雪浩浩, 松树苍劲,村庄翠绿, 熙熙攘攘的,都是来自印度各地的游客。娜妮、阿录、凯夫妇,都迫不及待地上山踏雪去了,还尝试了不同的雪山运动,大呼过瘾!当然我们也兴致勃勃来到世界屋脊的绝美绿茵盆状高原谷地“花的牧场”贡马(Gulmarg),搭上缆车穿越2600米,4000米,一峰又一峰,连绵起伏的高峻雪山,英挺逼人的松树林浓荫蔽天,穿上白皑皑的雪衣,很是壮观秀丽,别有洞天。依稀看到山脚下,河水纵横交叉,小小村落, 袅袅炊烟,山光水色就像一幅美丽的彩绸,“野水残山破白云清溪古树曲通村”。我们犹如君临城下,大好河山,尽入眼底,空气又十分清新,无怪乎,这里堪称“昆仑山下的空中花园”。忽见附近有十几个亚裔脸孔, 又用印尼语交谈,喜出往外,很是亲切。原来他们都是来自雅加达,真正感受 “忽听邻舟故乡语,纵非相识也关情”。

走笔至此,我记得,当我们要搭上世界第一高缆车的入口处,就听到阿禄在对我们说,今天游客太多,排队也得排上一个多小时。哦! 我心里可往下沉,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生意,游客竟然要排队等候一个多小时?是国外游客慕名而来的多吧?是缆车少,游客多,会不会不胜荷负? 景色再好,寒风凌厉, 怎么受得了? 哎,即来之,则安之,心念一转,心理坦坦然,也就无所谓了。我们一行人经过小小的螺旋甬道,鱼贯进入候车站,里面黑鸦鸦的人群,让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跟在他人后头前进,渐渐地,人群开始疏散了,才看清站台四周都是木制围墙,间中有好几个窗口,怪不得我们很感暖和,也很通风。渐渐地,我发现在绕着排队行道中间, 有很多长椅子,也坐了很多人,随着队伍的匍匐前进, 间中的长椅时而没人坐, 宝綵很好意的叫我们不必排队,就坐在长椅上,适时的随着排队队伍移位就行。原来长椅是为老弱残障,孕妇小孩,身感劳累,或需稍息的游客而设。柏松与我,还有身稍有不适的凯夫人就不客气的坐着排队。坐着坐着,发现排队人群很有秩序,也不喧哗, 因为这里严禁吸烟,也完全没让我们敏感的呛人烟味。坐着坐着,发现游客九成多都是印度人,从他们的装束,肯定他们不是当地的克什米尔穆斯林,在与他们的谈话中,有的是长住新加坡的印度裔医生,有的来自孟买,新德里等等。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等候中,有三次停电了,两三分钟不一,我与松在纳闷,不时停电,会不会出问题? 但让我更纳闷的,人群还是依然自得渐徐前进,不叫喊,不牢骚。这一个多小时的排队等候,让我似乎上了一堂大课,也让我沉思很久很久。

索纳马克(Sonarmag) 也有黄金草原的美称, 一路来看到的都是胡姬苹果( apple orchid) 树,核桃树,杏仁树, 还有价如黄金般的藏红花 (Safron),处处有当地居民开的专卖小店,听说其核桃杏仁都销到世界各地,上天真的很厚待这偏僻山麓小镇, 很是感恩!

我们终于来到了最远的帕哈冈(Pahalgam)小镇的帕哈冈酒店,一下车, 眼前美景太让人喜出望外,仿佛置身世外桃园,群山孕秀,在云与雪的交融中互隐互现,河水在忽大忽小的石头中借势流淌, 几只牛羊在河滩的青草边上闲荡,黑色雄鹰在高空自由飞翔,眼前五颜六色花卉竟相夺艳,两层高的欧式木屋让我们心中温暖。这1928年由欧人建造,1932 年开业的酒店,还保存着当年开业的房价表, 即8个卢比。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打磨,战争的摧残, 她还是依然故我屹立在高原地段,坐拥流水潺潺,田野旗步的山谷美景,我行我素。

那一天, 正是在娜妮生日的前一天, 强忍着这几天来的一路劳累,我们五个女性聚集在娜妮房里,是红酒的魅力让我们坦诚胸怀,是几天来的友谊让我们畅所欲言,是大自然的风潇潇,水潺潺的拥抱,让我们心灵相通,人生所经历过的潮起潮落, 云卷云舒,在凌晨的第一秒钟,都融汇在酣醇的美酒里,为亲爱的娜妮献上最美的祝福。当然,第二天一大早,男士们都齐齐来给寿星握手拥抱,在那绿意盎然,满园春色的草地上,松瀑鸣琴,云山飘渺,大家席草地而坐,兴高采烈的唱起生日歌,让我们每个人幸福满满。

克什米尔的原住民都信奉伊斯兰教,可说是全民穆斯林,但可能深受英式文化影响,他们差不多都能用英语沟通,也可能高原山地气候,仁者乐山,很是厚道有礼。记得,有一天,娜妮为了要沿路摄取镜头,就移到旅游车前排,坐在苏磊与驾驶员中间,想不到,却看到驾驶员一言不发的即刻下车,迟迟不上来驾车,我们正是纳闷,后来才知道,他不能与陌生女性坐得这么靠近,可能就是教义上的男女授受不亲吧。自那时候起,娜妮也打消了坐在前排摄像的念头了!

这里饮酒是禁忌,一般的公共场合全是禁酒, 在五星级酒店里有的专设酒吧,允许我们在那饮酒,但就像我们住的帕哈冈百年酒店,没有酒吧,也没有卖酒,更不允许我们在餐厅或大厅饮酒。但对于广泛信奉印度教的印度现代人士来说,饮酒是生活的一部分,更何况是在这天高气爽, 旅游休闲的时刻,酒店里的穆斯林侍应员很懂得尊重,服务配合到位,他们会乐意的为我们备了酒杯,开瓶器,带到我们房间客厅来,我们开了自备的酒,红酒芳香四溢,细腻甜美, 威士忌酒色金黄,馥郁芬芳,不亦乐乎!

我发现在那里几乎没有女性在工作, 即使家庭式的小商铺、餐厅、工艺坊,全是清一色男性在劳作,后来在星级酒店看到有多位女性员工,但她们都信奉印度教。印度女性,不论老少贫富,都喜欢穿金戴银,若是左右手上没戴上手环的话,那因为她是寡妇。宝綵在印尼出生长大,但她若要探访长居在孟买的母亲时,该戴的手饰她都得戴上,否则会惹母亲唠叨和伤心。

传统上,印度人重男轻女,所以,一般上,父母亲要积攒一笔财富为女儿当嫁奁,还得备一份厚礼给女婿,还有女婿的全家人,包括祖辈,父母辈,兄弟姐妹辈。与我们传统华人习俗不同的是, 男方不需准备什么, 也没有聘礼, 让新娘子带着嫁妆大大方方入门就是。这印度人的习俗还大程度上的保留着,对家道不丰的家庭来说,这是很大的负担,也不时造成很大悲剧。但对旅居在外的现代人来说,年轻的父母辈,一对新人,都很乐意抛开了这些繁文褥节,只是相对来说,可能是因为印度人能歌善舞,喜欢宴客作乐,据我所知,不论在雅加达,还是峇厘岛,印度人办婚庆,都要举办三五天,也给是酒店业,餐饮业带来不菲的生意。

印度教育体系承袭英国教育制度,全民享有从幼儿到大学的全免教育,普遍使用英语,即使在克什米尔的边陲小镇,穿着传统服饰的的山野百姓,都能以英语沟通。印度语丰富了英语词汇,如我们惯用的洗发水(shampoo)、焦急(worry)、披肩 (shawl) 等都来自印度语。1965 年, 英语成了除印地语外的官方语言。普遍的使用英语, 促使印度的国民教育和西方教育接轨,造就很多专业人才,分布世界各地。有报道,印度理工大学,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大的理工大学,可媲美美国的麻省理工大学,那里造就了很多顶级的新兴 IT,化工,制药工程师,是印度工程师的圣地, 也为世界盛产超级高管CEO的摇篮,涉及美国多项顶级企业的极高位。印度电影,印度高管CEO是目前印度输出品中最骄人的名片。随着印度近几年经济上的高速增长,印度人出国旅游指数大幅度提升,即使峇厘岛,来自印度的游客激增,他们对峇厘岛还留存得完好的印度教文化很有感受,与去年比,今年游客有增60% 多的趋势,这还不包括来自澳洲、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印度裔的游客,目前峇厘岛与新加坡一样, 印度是前五大的旅游客源地之一。而来自中国的游客,有85%都选择峇厘岛作为他们的旅遊目的地。中国,印度这两个文明古国, 在21世纪的今天, 都爱上来峇厘岛旅游寻幽,可谓渊源流长了。

印度是一个既古老又现代的国家, 其民众既有深厚的宗教信仰, 却非常崇尚科学。除了来克什米尔,我们只在新德里住一天,就匆匆离去,意犹未尽,印度,我会再来的。

2016年11月

施廖彩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3,423 13,289
人民币 RMB 1,950 1,931
马币 MYR 3,012 2,980
新元 SGD 9,465 9,364
澳元 AUD 10,329 10,225
港元 HKD 1,730 1,712
欧元 EUR 14,165 14,023
英镑 GBP 16,788 16,613
日元 JPY(100) 11,842 11,722
Update : 2017年2月22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7年2月22日 552,500
2017年2月21日 551,50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1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