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7年2月23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登Bromo记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89150


首页  \  游记
电邮至 打印 Qzone Ren Ren Kaixin Facebook Twitter

登Bromo记

2016年12月19日

印尼东爪哇有座闻名于世的活火山Bromo,是当地最受欢迎的景点——Bromo Tengger Semeru国家公园的一部分,海拔2329米。我因工作关系要在泗水停留几个月的时间。虽然近期时局不稳、地震频发,安全问题堪忧;虽然恰逢雨季,并不是去Bromo的最好时机,但我的心时时被Bromo牵扯着,总想和它来一次亲密接触。12月9日,在小太阳三语国民学校几位同事——中国来的李老师和印尼本地两位老师Mr.wu及Mr.wi的热情帮助下,我们一行十三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出发时间是深夜11:40,但一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偶尔还有短暂的堵车滞留。问Mr.wu,说是因为放假的原因,人们争相出城游玩——下周一是穆罕默德的诞辰日,全国放假一天,连上双休,一共有三天假期,相当于国内的小长假了。看来,喜欢假日出游,举世皆然,非独中国人如此呀。汽车一路颠簸,终于来到山脚下吉普车换乘地。Mr.wu和Mr.wi下车去和吉普车讲价,嘱我们不要说话,以免司机知道我们是外国人而抬高价钱。他俩讲好价钱后,打手势招呼大家下大巴、上吉普。其时已是凌晨三点多了,天上没有星星,周围一片暗沉。沿途的山路边却有几盏灯光迷蒙地亮着,灯下有彻夜不眠的商家在招徕生意。山路曲折,吉普穿行其间,不停地转弯,却并没有听到喇叭声。看来司机驾车技术娴熟,路况早已了然于心。车前的灯光划开黑暗,隐约可见路边的美人蕉展开鲜红的花瓣,三五成簇地静立着。成片成片的喇叭花从树上垂下来,犹如一道道金黄的瀑布,又似夜空燃放的阵阵焰火,无声地喧哗着。一只胆大的野猫穿过丛林,迎着车灯刺目的光在路边的护栏上蹦着跳着。一个小时后,吉普车停在一个较为空旷的位置,据说那儿就是日出观景台。观景台上冷风嗖嗖,大家赶紧添加衣物。远视山底,暗灰色的烟雾笼罩处有灯火闪烁,我以为那就是火山口,赶快掏出手机猛拍。不一会儿,已经来过几次的Mr.wi带着我们继续前行。吉普车留在原地待命,我们徒步上山。坡很陡,没有九十度,也应该有六七十度吧。还没爬几步,我就气喘如牛,大汗淋漓,不得不停下来脱掉刚刚加上的衣服。Mr.wi就停了下来,默默地站在一边等着我。减装后的我轻松许多,很快追上大家,一口气爬到山顶。大家纷纷寻找观察日出的最佳位置。天色已明,却没有太阳,只有厚厚的云层堆积在头顶。笑闹间,居然有雨丝飘下。老天爷,您也太不作美了吧?火山日出的奇景看来是没眼福了,大家原路返回,路上看到凌晨的烟雾处却是一座村落,印尼特色的建筑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山坡上,宁静淡雅。再次坐上吉普,奔向下一个景点。

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大大的圆锥体底座静静地立在前方,很像妈妈种下的一个超大版南瓜。瓜体上沟壑纵向排列,沟间的长垄异常分明,仿佛黄土高原的地貌,颜色却呈暗绿。“南瓜”不远处横亘着绿色的山峦。这些山峦紧紧连为一体,就像一扇扇巨大的屏风,保护着“屏风”和“南瓜”之间的漫漫沙海。烟灰色的雾,烟灰色的山,暗黑色的沙地,如蚁般游动的人群,让人感到世界末日的荒凉。远处有浓雾升腾,那才是真正的火山口。Bromo,我们来了!吉普车还没停稳,我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向着对面的火山口奔去。通往火山口的天梯脚下有很多人形的花束售卖。深紫和暗绿色的花束古朴庄重,不乏美感,虔诚的印度教徒会买来抛向火山口,祭拜火山神。但买的人并不多。天梯并不高,但很窄,来回两个方向分别只能容一人上下。尽管我急不可耐,但也只能随着人流依次缓慢前行。隐隐地,硫磺的味道飘入鼻中。越近山口,硫磺的味道越浓。一俟登顶,我赶紧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口罩带上。山口呈漏斗状。底部不断有浓烟冒出,氤氲着,飘向空中。侧耳倾听,浓烟升起处有隆隆的闷响,仿佛从一个久远的地方传来,钝钝地敲打在耳膜上。那是山神在发怒吗?传说一对久婚不孕的夫妇向火山神乞子,火山神愿意赐给他们子嗣,条件是把最后一个孩子奉献给它。夫妇俩答应山神后接连生了25个孩子。可是最后一个儿子聪明可爱,夫妇不忍心将他交给山神。他们就带着孩子们逃跑了。山神震怒,混沌顿开,灾难降临,滚烫的火山熔浆吞噬掉了那最小的生命。从此,在爪哇历的每年12月14日,月圆之时,由印度教长老主持仪式,将村里抽签挑选出来的婴儿投入火山口中,形成了Bromo著名的“火山祭”。由于残害活婴极不人道,后来改用牛羊鸡来代替婴儿了。时至今日,“火山祭”已成为分散各地的Tengger族印度教徒每年聚集一堂的重要庆典。每逢祭日,他们顶着自己栽种的植物和饲养的动物,挤上天阶,共同祈求火山神灵的平安保佑和庆祝丰收。

火山口边沿容人落脚的地方很窄,两人相向借道时须小心翼翼地侧身而立。天梯上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没敢多加停留,拍了几张照片就准备下山了。正在此时,我发现手机上溅满黑色的泥浆。奇怪地抬眼四望,发现天空中飘着黑色的雨丝,大家的脸上、衣服上都是黑黑的小小的泥浆点。我正好穿着同事的浅黄夹克,那黑点就分外刺目了。我急忙抖开颈间缠成围巾的披风,裹住上衣。来到天梯顶端几步远的地方,一阵风吹来,披风竟悠悠地飘向火山口。尽管它飘落的位置离边沿并不远,可我还是没有勇气把它拉上来。同行的朋友笑着说:火山神呀,我们没带礼物上来,这件漂亮的披风就送给您吧!这件九寨沟旅游时买的披风,陪着我漂泊千万里,却被粗心的我落在Bromo了。边沿上人太多,来不及将它最后的美丽收入手机,我只能留恋地看它两眼,随着人流下梯了。

吉普车带着我们离开火山口,来到一个空地上。此时雨已经停了,天空难得地放晴了。太阳并不大,温情地洒在人们身上。大家尽情地拍照玩乐。站在空地上,远眺火山口,感觉它已经遥不可及了。但“大南瓜”却似乎依然近在咫尺。事实上,我们还在“屏风”之内,只是景物已经大为不同了。此时此地,山坡上一改刚才的光秃与沉闷,绿意盎然,青苹果般的浅绿、仲夏雨荷的深绿、初秋草原的暗绿……,丛丛杂杂地成片交错着。更妙的是,山脚下大片的草地里无数不知名的花迎风摇曳着,如硕大的淡红的谷穗,妖娆多姿。爱美的女人们纷纷来到花海中,或躺或坐,与这些美丽的花儿亲近着。花美人俏,花海顿时热闹起来。极目四望,刚才暗黑的沙地变为灰白,吉普车、摩托车在沙地里纵横驰骋。大漠茫茫,却有山为屏,却有绿环绕,却有红摇动。一时之间,沧桑与灵动,深沉与轻快,渺远与切近,奇异地交织在心头。Bromo,这就是你独一无二的风情吗?我久久沉醉其间,不愿归去。

告别的时候还是来到了。回望绵亘的群峰,挥手作别。人生不可期,也不敢奢望下一次的重逢。Bromo,就让我把独特的你存放在记忆里吧!

泗水小太阳三语国民学校 陈惠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3,423 13,289
人民币 RMB 1,950 1,931
马币 MYR 3,012 2,980
新元 SGD 9,465 9,364
澳元 AUD 10,329 10,225
港元 HKD 1,730 1,712
欧元 EUR 14,165 14,023
英镑 GBP 16,788 16,613
日元 JPY(100) 11,842 11,722
Update : 2017年2月22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7年2月22日 552,500
2017年2月21日 551,50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3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