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7年1月21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回忆我在印尼和中国过春节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89987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Qzone Ren Ren Kaixin Facebook Twitter

回忆我在印尼和中国过春节

2017年1月11日

岁末临近,闭目想起我在印尼少年时过春节、农历新年的情景。因为时日久远,有些可能模糊不清,但有些还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我爸爸是由中国福建飘洋过海来到印尼的“新客”,他要过的年必然是农历新年即春节。除夕夜,他显得格外喜悦,想要自己下厨露一手他的厨艺,最擅长的是烧猪手和海鲜牡蛎。他说,这是仙游在宴席上的名菜,是大家的至爱。

晚7时,一,他先喝上啤酒和嚼花生米,餐桌上分两种菜肴,一是中餐,二是印尼餐,我两者都统吃,爸爸的上述猪手和牡蛎,味道确实不错,咸淡适宜,油而不腻,口感极佳。

吃完年夜晚饭之后,一家人立刻推动椅子到屋后的水泥晒谷场,爸爸开始讲家乡古老的民间故事,兴奋得口沫四溅,其实我们小孩子根本是鸭子听雷,听不明白。言者淳淳,听者藐藐。他知道我们表情发木,青蛙跳井(卟通)听不懂,便改用印尼话,这一下可好了,他的印尼话太差劲,T和D不分,P和B也不分,又不会卷舌音R,说买东西Peli,说radio变成latio,听得我们哈哈大笑,他自以为讲得生动,越说越起劲。

这一夜,我没有睡意,在床上辗转反侧,觉得长夜漫漫,恨不得早一点天亮,穿上新衣新鞋,再向爸爸鞠躬领取压岁钱(红包)。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和弟弟便在家门口放鞭炮,噼里啪啦,响辙天空,引来了左邻右舍印尼小朋友围观,他们很羡慕华人有这么一个习俗。这一天,爸爸做的糕点(halal)叫我送给他们来分享,吃了之后,赞不绝口,其实,友族每逢举行祈福宴(selamatan)也邀请我们参加,而我是座上客。

在我印象中,我们镇上的华人与友族一直以来是和睦相处,守望协助。如同一家人。记得有一次,爸妈发生口角,他要动粗,妈妈便在隔壁友族家中“避难”。说起来十分好笑。

到外南梦旅游

Purwoharjo镇上有一个叫义德(Gitek)的学兄,组织了一个“春节旅游团”,打算租两辆马车到外南梦,报名参加者十分踊跃。

早上7点半便跳上马车动身。途经Benjolor、Serono、Rogojampi,最后到达目的地。

参加者年龄相仿,一路上有说有笑,有的人首次出门,显得兴高彩烈,两眼欣赏两旁的风景,有火车在奔驰,有路人在赶集,有友族小朋友背着书包上学,还有潺潺的流水,弯腰下田种地的农民,椰叶飘飘的椰林,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赏心悦耳。

到了目的地--外南梦,它对我们这群乡下孩子来说 ,是魂牵梦绕,心仪已久的城市,其实只是区区县城而已。当眼前看到纵横宽阔的马路,车如流水马如龙,人来人往,房屋鳞次栉比的景色时,人人惊呆了。

在我印象中,外南梦的豪华别墅的主人不是印尼人,也不是华人,而是高鼻兰眼的荷兰高官和富商。

最后我们便去最开心的地方,那就是海滩。说是去游泳,实际上是泡水或是两人互相泼水或玩泥沙而已,尽管如此,大家都乐呵呵,笑嘻嘻。

在回程的途中,我们在一家取名叫Sakura的饮冰店光顾了三色冰淇淋,有的人是第一次吃它,吃到嘴里甜滋滋,发出咝咝咝的声音,让周围的顾客不时地回头看看,真是出尽洋相,一瞧就知这是一群乡下仔进城。让我低下头不好意思昂视。

压岁钱怎么花

初三,天刚蒙蒙亮,我便去舅父家拜年,外祖母老早就起床,见到我,便掏出红包,我知道她会给我较多的钱,因为平时她最疼爱我的。

我在春节就打算,有了钱一是买足球和羽毛球拍,二是托人在泗水大成书局买一套《西游记》的连环图画。至于鞭炮老早就买齐了。我最喜爱的是形同小辣椒那种。小时我比较顽皮,喜欢恶作剧,主要的目标是女性,以女孩为主,因为她们不会反抗,这就叫欺软怕硬。开始行动了,见到一个女孩在我跟前走路,我就点燃两只小鞭炮,迅速地抛过去,“呯”一声,吓得她惊呼叫起来,我乐了,哈哈大笑,谁知道另一只不响,我纳闷,便弯腰捡起来,塞入口袋里,谁料它在口袋里“呯”一声,我吓了一大跳,我裤子炸成一个大洞露出屁股,此时此刻旁边的小朋友们笑开了。这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在北京过不一样的春节

1951年夏季,初中毕业后回国在广州住两日后直奔北京,经过考试,我考上北京重点中学育实中学(后改成25中)。这是一所男校,人们开玩笑说是和尚学校,连学校老师和校工皆是男性。

秋去冬来,北方的气温在零度以下。来自热带的我们,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天上掉下来的雪花,心里十分矛盾。看到外面白雪飘飘,一片银色的美景,和我们原先在印尼所看到的绿油油的热带美景,完全是迥然不同的景色。

冬天穿着厚厚的衣服,我觉得自己好像短了一截,因为老是缩着脖子

快要过年了,为了让归侨同学消除“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离家想念海外家人的寂寞之情,校方绞尽脑汁,特地组织了一次春节联欢会,与谁联欢呢?原来就是与近在呎尺,一墙之隔的贝满女中(后改成北京12女中),地点设在该校的大礼堂,参加者不限于归侨生。我们一听到这宣布又惊又喜,因为这正是和尚对尼姑,联欢的形式是跳集体舞为主,这是效仿苏联老大哥的模式。现场播放的是节奏明快,活泼热烈的苏联舞曲。

解放初期50年代,大家的思想比较保守,很受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意识影响,集体舞虽然没有像社交舞那样的搂搂抱抱,勾肩搭背的动作,但它还是有手牵手的肌肤接触,男生可能脸皮较厚大胆,然而女生却较扭扭捏捏,羞羞答答。可笑的是当动作需要手碰手时,女方竟然取出早准备好的擀面杖似的短木棍,让你握这端,我握那头,以防止男女双方两手掌的触摸。

联欢会的大礼堂布置的非常简单,四周墙壁上张灯结彩,长桌上摆放一盘盘的瓜子和花生米,地面倒是光滑亮晶晶。

舞间休息时,男女分开坐着,各自一边,泾渭分明,有一位女生长得清秀娟美,短发齐耳,不像大多数留着辫子,有人告诉我,她是章含之,来自香港。此女并非等闲之辈。到了70年代初,她竟是毛主席的英语老师,又是外交家乔冠华第二任太太。

联欢会自始至终洋溢着节日欢乐温馨和谐的氛围。盛会历时4小时才曲终人散,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在大学里过春节

南开大学的学生绝大部分是住宿生,走读生极少,他们来自全国各地,近则北京,远则海南岛以及香港。那时归侨生只有100多人,大部分是来自印尼,留学生只有寥寥数人,印尼只有两人,缅甸、埃及也只有两人。他们在中国受到特别优待,我们和他们分开食住。

我校到了春节,校领导十分关注。一定要举行盛大舞会,并特邀天津师范学院阵容强大,演奏水平高的大型乐队来我校伴奏,他们乐队成员是由印尼归侨李良宝领导的,演奏的曲子有《意大利花园》、《蓝色多瑙河》以及苏联歌曲,此外是印尼的名曲如《梭罗河》、《椰岛之歌》等。

我校著名的女高音歌手来自印尼万隆的李震亚。在台上一亮相立刻雷动般的掌声此起彼落,她甜美的嗓音让人听之如醉如痴。

南大的舞会,一向大受校内外的青睐,吸引了四周附近的高等院校和中学的舞林高手纷至杳来。

印尼留学生Sujaki也来凑热闹,他穿着印尼民族服饰,在舞会上格外抢眼,不少女生都围着他转,请他共舞,其实他跳得不怎么样,经常踩女方的脚,但她们还是笑盈盈,连声道:没有关系。他和我平时过从甚密,因为双方无语言障碍,同声同气,谈笑自如。他常常对我说,在中国受到友好的待遇,处处事事获得无微不至的关怀。

50年代末,由于两国关系出现问题,他便离开南大回国。我们俩从此各自一方,他不知去向,我回印尼四处打听他的下落,仍是杳无音讯,石沉大海。

50年代末的春节

50年代后期国内开始强调阶级斗争,全国媒体大力宣传“三面红旗”,大炼钢铁,人民公社……批判这批判那,把舞会也说成是资产阶级的玩意儿,从此舞会被打入冷宫。后来每逢春节舞会被放映电影所替代。苏联和东欧国家的电影大行其道。

那时,校方还提倡过革命春节,增加了新内容,专请劳动模范或英雄人物讲述革命故事或忆苦思甜,听多了有点麻木。

我成家后,在家里过的春节也是平淡无奇,大年三十,即除夕夜吃吃饺子,初一,出门向同事、亲朋好友拜拜年而已。1975年我们便离开青岛,孔雀东南飞,迁居香港,在陌生之地开始摸爬滚打,风里来,雨里去,开辟新的天地。

(驻港记者 杨庆华 文/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3,449 13,315
人民币 RMB 1,958 1,938
马币 MYR 3,026 2,993
新元 SGD 9,445 9,345
澳元 AUD 10,190 10,082
港元 HKD 1,734 1,716
欧元 EUR 14,362 14,215
英镑 GBP 16,614 16,447
日元 JPY(100) 11,724 11,607
Update : 2017年1月20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7年1月20日 552,500
2017年1月19日 551,50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06 seconds.